<em id="izszp"></em><th id="izszp"><track id="izszp"></track></th>

<th id="izszp"><track id="izszp"></track></th>
<dd id="izszp"><big id="izszp"></big></dd>

    <em id="izszp"></em>

  1. 【閱讀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zekok.com】
    當前位置: > 愛情美文 > 愛情小說 > 正文

    原創小說 - 尋你在未來

    凈濁塵的空間作者:凈濁塵 [我的文集]
    來源:美文亭 時間:2018-01-06 00:32 閱讀:2765次   我要投稿   作品點評

    原創小說 - 尋你在未來

    尋你在未來

    凈濁塵

    暖暖的午后,庭院的各處都顯得有些懶散。年輕畫家從抽屜中拿出了一張約四寸的,略顯灰黃的素描紙張,看著上面的人一陣發呆,好一陣子才回過神來。

    跨著大步來到庭院,順勢依靠在前院的柱頭上。一手插在褲袋中,另一手則端端正正的拿著那一張素描紙。已經泛著灰黃的紙張在午后懶散的陽光下,卻好似有了活力,紙上的人也好像活過來了一般。

    畫家呆呆的看著,耳邊似乎又聽到了由風兒帶來的聲音,我在未來等你……

    ……

    那一年是高二,在一天的時間中,有的人總會找出樂子。要說難過,卻又好像在無數的樂子中便過了,也不是好難過。

    終于有一天,還在上課的時候,班主任敲開了關閉著的前門。和這位威武的班主任一起的是一個一看就很陽光,微淺的劉海下有一雙明亮如同紫外線照射下的鉆石一般的眼睛,身著一套淺藍色的新式運動休閑服,看著很有精神的男生。腰間一個黑色的挎包有些鼓脹,不知道里面裝了什么。

    原本有些死寂的課堂忽然就有了些生氣。女生們各自抱團八卦,男生們則在比較,看看自己和這位教室外站著的陌生男生的各自長處。就連一向專心的幾位冷清冷學霸也饒有興致的往教室外看去。

    班主任永遠是班主任,無論多么嘈雜的教室總會在他腳跨進教室的那片刻安靜下來。上課的老師很識趣的走下講臺,宣告下面是班主任的主場。

    班主任略顯凌厲的眼神掃過全班,而后介紹說教室外站著的男生將會陪著他們度過剩下的一年零七個月。接著,伴著雷鳴般的掌聲,那個男生雙手捏著挎包的挎帶走進了教室。

    “大家好,我叫云凈塵,來自未來。很高興見到大家。”

    自我介紹很簡短,但卻引起了極大的反響。

    他說他來自未來?一瞬間全班同學的想法一致。

    “呵呵,大家不要誤會,未來是一個隱藏的機制,也可以叫做一個家族。并非你們所理解的那個未來。”

    云凈塵笑著解釋道。話罷,便自行走到教室的唯一空位處坐下,隨后班主任宣布繼續上課。

    很明顯這一節課的節奏已經被打亂,無論是老師還是學生都沒有了上課的興致。所以,全班在一股由好奇心凝聚的精神混沌中上了半節課的自習。

    全班除了那一個新來的男生外,都覺得鈴聲在和他們作對。當下課鈴聲響起的時候,那一顆以好奇心為火藥的炸彈瞬間引爆,場面可想而知。

    云凈塵被各種奇怪的問題問到臉紅耳赤,以上廁所為由逃離了教室。

    這個班級是一個理科班,但是班上卻又幾個藝術生,其中有兩個學習畫畫,另外幾個學習的都是播音主持。

    但令絕大多數外班人好奇的是,這個班的學習代表居然是其中一個學習畫畫的藝術生,只有少部分的人知道其中的原因。

    這個藝術生在整個年級的藝術生中絕對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從第一堂藝術課開始,這個藝術生就曠課,一直到期末的學業水平測試,這個家伙在考場以30分鐘答題,也就是作畫,然后在一群人詫異的目光中交了畫卷,淡定從容的離開了考場。

    呆滯,全體呆滯!但是卻又很快反應過來,繼續自己的測試。只有監考的藝術老師一直盯著那一張畫卷,保持著呆滯狀態很長的一段時間。

    七個工作日以后,藝考學業測試的成績在全校的通告欄里張貼出來。排在第一位的是以加粗的方式表現的。

    姓名:凌決

    班級:高(二)九班

    藝考科目:素描

    成績:滿分(ps:完美畫作)

    這份只有藝術生才會關注的成績表,卻在那少數的幾百人中炸出了蘑菇云。

    什么叫變態?什么叫作妖人?這就是!關鍵是人還一直沒有來上過課,答卷也是半個小時完成。沒有什么比現場更具有說服力,親眼見到了才會明白有些東西,你不承認,真的不行。

    總會有人對如此妖人的凌決感興趣。于是一天后,在那幾個繪畫班里,一條驚掉了所有人下巴的消息傳出。

    這個家伙是還是個理科學霸,一直排名年級前五,永遠是班上的第二名。那一瞬間,所有人都沒有了心跳一般,恍若時間靜止,不再向前。

    這種人,清華大學不必說了,全中國的學校也認他選。所有人都服了,對于這個只見過一次的同學,他們沒有理由不服氣。這所學校的理科一向頂尖,前五代表什么,不用思考了。

    午飯的時間到了,班上大部分人都去了食堂,少部分的人回家,留在教室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凌決,另一個就是新來的同學,云凈塵。

    環視了教室一圈,看見前排專心做著什么的凌決,云凈塵輕輕的移開板凳,幾個跨步間來到了他的身邊。

    “嘿!你好,云凈塵。”

    他笑著伸出來修長的手掌,正在專心畫畫的凌決愣了一秒后,也禮貌的伸出手掌;⒖谙鄬,入手的一瞬給了凌決一種電擊感。這只手有些太過細膩了,不像男生的手掌。

    “你好,凌決。”

    “你中午不去吃午飯的嗎?”

    隨后兩人的手各自收回,云凈塵看著凌決的畫問道。

    “我一般都要先畫完一幅素描,然后再去吃飯。那個時候食堂的人不多了,也顯得安靜些。”

    凌決繼續執筆作畫,一邊回答著。

    “那你呢?怎么不去吃午飯?”

    凌決忽然手中一頓,偏頭看向認真看他畫畫的云凈塵,反問道。

    “我才剛來這個學校,還沒有去辦飯卡。”云凈塵撇了撇嘴回答。

    “辦理入學手續時有大把的時間,足夠你干很多事情了啊。”凌決有些疑惑。

    “那是因為我在找人啊。整個年級的學員資料,我看的腦袋都大了。”

    云凈塵有些憤憤的道。要不是爺爺告訴他只能自己尋找的話,他哪里用得著這么麻煩。

    “那你找到了嗎?”

    凌決看著他,覺得這位新同學還挺有趣的。不過,能讓學校調動全年級學員的資料給他,一般人可是做不到的。

    “當然。”

    云凈塵看著凌決,眼睛一亮。鉆石般璀璨的眼眸中倒映著凌決的模樣。

    “在我們班?”

    凌決抬頭,正好撞上了云凈塵火辣辣的目光,盯得他心中一陣發慌。

    “就是你啊。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你的。”云凈塵眼神鎖定凌決,有些興奮的說道。

    “……”

    凌決心中一堵,感覺這位新同學的神經有些錯亂。

    “真的。我跨過了時間的長河,于億萬光年中穿梭,以身體為代價,以靈魂為索引才來到了這里。能找到你,我很高興。”云凈塵又是說道,臉上掛著淡淡的笑。

    “……”

    凌決心中又是一堵。什么時間的長河,什么代價索引,玄幻小說看得多了么?

    “我說過,我來自未來,就是那個未來。我已經尋找了很久,就等著你為我摘下面皮。”

    云凈塵的眼神終于不再鎖定凌決了,他跨步來到凌決側面,熟絡的左手攀上凌決的肩膀,在他耳邊輕聲說道。

    耳邊傳來的熱氣讓凌決心中一慌,耳根霎時間紅透。

    “嘿,該吃飯了。走吧,和我一起去食堂,我請你。反正我平時是一個人,正好缺個飯友,不如以后你就和我一起?”

    慌忙之下,凌決一下子站起身來,弄得云凈塵一個踉蹌。

    “好,我本來就是這么想的。你是我的人,當然要和我一起了。”

    云凈塵口中說著,忽然伸出了手掌,調戲一般的抬起凌決的下巴,宣示主權一般的道。

    這一下凌決徹底呆滯了。自己雖然沒有什么大男子主義,但自己是個男的,居然被這樣調戲,不禁讓他一陣窩火。剛要發作,卻又聽見云凈塵的聲音遠遠傳來。

    “快走吧兄弟,去晚了就沒飯了。我還不知道食堂在哪兒呢,所以你要走在前面帶路。”

    說話間,云凈塵已經站在了教室門口。轉過頭,一臉笑容的對著凌決一邊招手一邊說道。

    “哦。”

    凌決發現他一向天才的腦袋忽然有些不夠用了,眼前發生的事比奧賽還要燒腦,F在,他的腦子一片空白,只憑借著僅存的一點本能,起身向外走去……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這個學期就見底。當班主任語重心長地講完假期訪親走友的注意事項和路途安全之后,全班并在一片歡呼聲中開始撤離。

    回寢室的路上,凌決和云凈塵兩人各自抱了一摞書。從教室到男寢有不短的一段距離,這一次兩人都沒有說話,氣氛有些凝重。

    “小決,今天之后,我可能就要回未來了。下學期,我也不一定會來了。”

    走了一段路程后,云凈塵打破了寧靜。說完后,他偏頭看著凌決。

    “哦。”凌決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我這次過來逆亂了時空,我如果想要繼續待下去,以我現在所付出的代價來說,完全不夠。”

    云凈塵心尖在打顫,鼻尖有些酸酸的,一雙眼睛也不再明亮,被升騰的水霧掩埋。

    “哦。”

    凌決看了看前方的路。

    “凌決!你就沒有一點舍不得我嗎?”

    云凈塵有些激動,抽出一只手來,一把抹掉了眼淚,然后快步向前走,去留下凌決楞楞的站在原地。

    呵!你要我怎么做?我也舍不得!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和他一起并肩向前過,也從來沒有人會考慮他的感受,只有你呀。

    凈塵,你真的除去了我心底的陰霾,除盡了掩蓋在我心房的灰塵。一起共度了三個多月,朝夕相處,又怎么會不在意?

    可是我要怎么做呢?難道真的要順著我心頭的想法嗎?我沒有辦法接受你的離開,也沒有辦法想象一個人的等待。如果你來自未來,為什么又要來到現在?

    寢室里的人走的很快,等到憑著本能前進的凌決回到宿舍之后,宿舍里就只剩下他和云凈塵兩個人了。

    他默默的從看著他的云凈塵身邊走過,默默地將書放在床上,默默的把一早就打包好的行李拿出,默默的做著該做的事情。

    “小決,我要走了。”

    云凈塵用力的吸了一口氣。

    “嗯,我送你。”

    凌決停下手中的動作,轉身看向臉上已經流下了兩行清淚云凈塵,心里一陣難受,眼睛里也控制不住的有淚光閃爍。

    “小決,我不想走的。我費勁千辛萬苦才跨進時間蟲洞來到這邊,我一旦回去就來不了了。”

    云凈塵一把沖向前,抱住了凌決,毫不保留也毫不壓抑的將情緒爆發了出來。

    “一定要走嗎?留下吧,別走,我也舍不得你。從小到大,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唯一的兄弟,我不想在形影單只的一個人生活了。”

    凌決雙手撐開云凈塵,兩只手掌分別按在他的雙肩上,凝視著他的眼睛,雙目泛著淚花。

    “……”

    云凈塵沉默了。

    “小決,你當我是兄弟嗎?我說過,我等著你為我揭開面皮的啊。你,愿意嗎?”

    云凈塵掙開了壓在他雙肩上的雙手,坐回了床上,眼睛卻一直盯著凌決。

    “嗯?”

    凌決想起了云凈塵和他說過好幾次的話,讓他為他揭開面皮。

    “這便是我付出的代價。我來自未來,逆亂了時空來到這里。爺爺告訴我說,在這里有一個人是我注定的。”

    “他說每個人都會有自己注定的那個人。有些天人兩隔,有的隔著幾個世紀,有的卻在未來。我知道你成長的所有事情,包括你的未來。而現在我的出現干涉了時空,也干涉到了你的未來,所以我必須離開。”

    “所以,小決,在我離開之前,你愿意為我揭開面皮嗎?”

    云凈塵指了指自己的身體,然后站起,來到了凌決的面前。

    “對不起,凈塵。我做不到去承認我喜歡上了一個男人。我明白我自己的真實想法,但我不敢承認。”

    凌決轉頭,不去看云凈塵。他不敢跨出那一步,哪怕他告訴過他,他的靈魂是女孩。這般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始終是無法接受。

    “沒關系。”

    云凈塵眼底閃過濃濃的失落。

    “好了,小決,我要走了。作為我送給你最后的禮物,我親自為你摘下面皮。”

    云凈塵抬起手,轉回了凌決的臉,而后向后退去。

    時光仿佛在這一刻靜止,凌決看清楚了一切。從云凈塵修長的手指觸碰到他耳根后的一角開始,一道道漣漪在空中蕩開。隨著他手指的一動,整個人也變得虛幻。

    同時,在他的兩指之間,有一張薄薄得皮在慢慢變大。隨之出現的是另一張讓凌決覺得陌生的臉。直到整張面皮全部脫落的時候,站在凌決對面的已經是另一個人,一個有些虛幻的人。

    三千青絲浮搖,伴著那越來越明顯的空間漣漪一同律動。一張無法挑剔的臉,美得驚心動魄。一條淡粉色的長裙拖地,緊緊的貼在她的皮膚上,突顯了她的窈窕。

    “小決,知道嗎?我不后悔。雖然我付出了代價,但我的靈魂未變,我一直是我。和你在一起的這三個月多來我很開心,也體會到了命中注定的感覺。”

    “雖然我現在要走了,但我將我最真實的一面獻給了你,這是我能給你的最大的禮物。希望你能克服心中的障礙。小決,不要怪我。我都想再陪你一會兒,可惜我必須得走了。”

    “小決,我在未來等你……”

    聲音漸漸消散,云凈塵也不見了,原本就安靜的寢室現在更加死寂。凌決一陣踉蹌后坐回了床上。他想起了很多次都想要去觸碰他的后耳時,他笑著打掉自己的手,然后說除非你承認你喜歡我,愿意親自為我揭下面皮。否則,嘿嘿……

    云凈塵當時的表情刻在了凌決的心里。他忽然覺得內心中有什么東西正在逝去,好像有什么美好在消散。他在掙扎,不想云凈塵從他的腦海中消失頭。他有些頭暈,一倒頭,暈在了行李箱上。

    再次醒來的時候他腦子中一片空白,他不記得發生了什么。他驚訝的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臉上還有氧氣罩罩著。他伸手取下了氧氣罩,用手按了旁邊的一個紅色按鈕……

    醫生說他昏迷了三個多月,所有的醫生都覺得他醒不過來了,現在的他讓所有醫生都驚嘆著稱奇跡。醫院聯系了學校,這三個多月來凌決的醫藥費用全部都是由學校承擔的。

    凌決從小父母雙亡,由奶奶養大。但一年前,他的奶奶也因為年邁而去世了。學校鑒于他的一系列情況,為他免除了所有的學務費用,每個月還給他400元的生活補助。

    沒有別的原因,一個清華的必中生,值得他們這樣做。更何況這一次凌決的昏迷,是為了救一位小女孩而被車擦撞到了頭部。也幸虧那個司機技術一流,不然的話還真得弄出個好歹來。

    這樣的一位品學兼優的學生,學校必然無條件的給予幫助。

    三天后,凌決出院;氐綄W校,教職工和學生們都放假了,他也要離開;氐搅私淌,看著課桌上的半張未畫完的素描,他的腦海里忽然出現了兩個影子。

    他想起來了,他和她都叫云凈塵。如今他早已分不清是現實還是夢境了。他只記得,他愛上了他的兄弟,那個擁有者無瑕靈魂的男生,也是那個讓他為他揭下面皮的男生,也是那個美得驚心動魄的女孩兒,那個來自未來的女孩兒。

    沒錯,他現在知道他愛上了他,也愛上了她,準確地說是愛上了那個靈魂,他執筆,畫下了他和她的畫像……

    ……

    時光匆匆,與現實重合。

    年輕的畫家倚靠在柱頭上,呆呆的看著畫紙上的人,然后從畫紙下又抽出了另一張畫紙,上面有些另外的一個畫像。

    模糊之間,兩個畫中的人仿佛重合了,帶著年輕的畫家遙遠的熟悉感。每當這個時候,他總會特別的放松。一陣風吹來,吹飛了因為他的放松而容易掉落的兩張畫紙。

    突如其來的變故將年輕的畫家從回憶中拉了回來,心弦繃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緊。

    但他卻沒有動,就那么看著兩張畫紙在空中翻轉。某一刻,它們忽然重合,然后落到了庭院的外面。他準備動身前去尋找了。這時一直纖手叩響了庭院的檀紫木門。他有些疑惑,起身開了門。

    “嗨。請問,這是你的畫嗎?”

    一個年輕的女孩兒站在門口,臉上溢滿了笑容。他看著她,有些呆呆的。

    “嗨。這是我的畫,謝謝你幫我拾起來。”

    他笑了,很久沒有這樣笑過了。

    “不準備請你的恩人進去喝一杯嗎?”

    女孩兒對他笑了笑,纖手指了指庭院的里面。

    “很榮幸。”

    年輕的畫家頷首,做出請的姿勢。

    “這畫中的人很眼熟呢,這是畫的我嗎?”

    女孩兒一只手支著下巴,一雙明亮如同紫外線照射下的鉆石一般的眼睛中閃著靈光。她嘴角噙著笑,就這樣看著這位正在沏茶的年輕的畫家。

    年輕的畫家笑了笑,沒有答話。他的思緒已經隨著茶香飄到了遠方。他看到?動的茶香之中,有兩個模糊的影子和眼前的人兒重疊在了一起。

    他笑了,笑得很滿足。他輕輕的掐起一杯茶,放到了女孩的面前。女孩兒靜靜地看著他,眼角有些晶瑩在閃爍。

    “這個茶有些久遠了啊。嘿,先生,你有女朋友嗎?”

    女孩兒端起茶,輕?了一口后,將茶杯放回了檀紫木桌上,抬眼對上了畫家的眼睛。

    “沒有,我在等人。”

    年輕的畫家笑著回答。

    “先生在等誰呢?”

    女孩兒調皮一笑,問道。

    “等一個存在于夢中,卻折射于現實的人。”

    畫家沒有回避女孩的眼睛,眸子中閃爍的不止是快然,還有些許的火熱。

    “那,我做你的女朋友好么?這一次,沒有面皮了哦!”

    “好!”

    年輕的畫家點頭,他根本斂不下笑容。他終于走到了未來,而她,也終于走到了現在。他和她,再也不要分開……

    (全文完)

    相關專題:教室 畫家

      閱讀感言

      所有關于原創小說 - 尋你在未來的感言
      • 蜻蜓點水1993 2018-01-07 評論

        頂一下,推薦閱讀~

      • 莫失莫忘 2018-01-08 評論

        頂一下,推薦閱讀~

      • 鳳凰 2018-02-01 評論

        抱歉,我又在你的文字里找到了我的遠方。哈哈,驚不驚喜,意不意外。莫嫌棄我的隨心所寫,只是開個小猜。美

      • 鳳凰 2018-02-01 評論

        你是畫家嗎,那么把人物心思在畫里表達,厲害噠!期待新作。

      • 后來。 2018-02-27 評論

        頂一下,推薦閱讀~

      一分PK拾app

      <em id="izszp"></em><th id="izszp"><track id="izszp"></track></th>

      <th id="izszp"><track id="izszp"></track></th>
      <dd id="izszp"><big id="izszp"></big></dd>

        <em id="izszp"></em>

      1. 陵水 | 如皋 | 慈溪 | 承德 | 长兴 | 六盘水 | 天门 | 桂林 | 台南 | 厦门 | 灵宝 | 武安 | 青海西宁 | 诸城 | 醴陵 | 汕头 | 高雄 | 嘉兴 | 山南 | 黑龙江哈尔滨 | 佳木斯 | 台州 | 南京 | 普洱 | 宣城 | 吉安 | 张家界 | 武威 | 梅州 | 汝州 | 昭通 | 余姚 | 荆门 | 张北 | 昌吉 | 眉山 | 昌吉 | 乌兰察布 | 长垣 | 甘孜 | 新乡 | 高密 | 吕梁 | 衡阳 | 绥化 | 焦作 | 牡丹江 | 孝感 | 阜阳 | 渭南 | 宿迁 | 曲靖 | 绥化 | 浙江杭州 | 沛县 | 眉山 | 安顺 | 吴忠 | 双鸭山 | 南充 | 武安 | 随州 | 忻州 | 菏泽 | 正定 | 安吉 | 巴中 | 中卫 | 克孜勒苏 | 南平 | 黔西南 | 甘肃兰州 | 海拉尔 | 巴彦淖尔市 | 大兴安岭 | 常州 | 邳州 | 荆州 | 克孜勒苏 | 邯郸 | 三沙 | 宜都 | 玉溪 | 漳州 | 和田 | 沛县 | 咸阳 | 安庆 | 苍南 | 怒江 | 克拉玛依 | 安吉 | 包头 | 启东 | 绵阳 | 大连 | 永新 | 邢台 | 鹤壁 | 河北石家庄 | 吉安 | 新乡 | 珠海 | 松原 | 临沧 | 江西南昌 | 阳江 | 昌吉 | 阿拉尔 | 昆山 | 南阳 | 张掖 | 南充 | 湖南长沙 | 单县 | 厦门 | 绵阳 | 陵水 | 益阳 | 湘西 | 汝州 | 屯昌 | 大理 | 阿坝 | 张家界 | 诸暨 | 宝鸡 | 凉山 | 保亭 | 大庆 | 曹县 | 顺德 | 荆州 | 邯郸 | 常德 | 海门 | 莱州 | 驻马店 | 扬中 | 禹州 | 寿光 | 长治 | 基隆 | 章丘 | 乳山 | 如东 | 丹阳 | 怀化 | 宁波 | 阿拉善盟 | 大兴安岭 | 江西南昌 | 简阳 | 池州 | 招远 | 山南 | 焦作 | 内江 | 东海 | 鹰潭 | 莒县 | 普洱 | 昆山 | 台南 | 泰州 | 诸暨 | 吐鲁番 | 明港 | 泸州 | 仁寿 | 兴安盟 | 阿克苏 | 清远 | 舟山 | 惠州 | 台山 | 诸暨 | 绵阳 | 铁岭 | 高密 | 简阳 | 永康 | 鞍山 | 安徽合肥 | 三门峡 | 莒县 | 临汾 | 博尔塔拉 | 遵义 | 六盘水 | 周口 | 郴州 | 瓦房店 | 迁安市 | 台南 | 赵县 | 盐城 | 赣州 | 定安 | 正定 | 泗洪 | 陕西西安 | 安阳 | 慈溪 | 梧州 | 衡水 | 嘉兴 | 景德镇 | 潍坊 | 芜湖 | 中卫 | 营口 | 陕西西安 | 绵阳 | 韶关 | 文昌 | 眉山 | 沛县 | 南京 | 黔东南 | 阳春 | 乌海 | 台湾台湾 | 池州 | 宜昌 | 咸阳 | 兴安盟 | 白城 | 揭阳 | 项城 | 台南 | 厦门 | 灌南 | 泰兴 | 泗洪 | 章丘 | 霍邱 | 阿勒泰 | 曹县 | 阿克苏 | 巴彦淖尔市 | 大理 | 泰州 | 梧州 | 建湖 | 青海西宁 | 赵县 | 溧阳 | 株洲 | 眉山 | 平潭 | 曲靖 | 开封 | 乌海 | 信阳 | 黑龙江哈尔滨 | 咸阳 | 凉山 | 辽源 | 西藏拉萨 | 济南 | 宝应县 | 梧州 | 宜春 | 海丰 | 柳州 | 灌南 | 德州 | 黑河 | 株洲 | 珠海 | 台州 | 衡水 | 肇庆 | 周口 | 中卫 | 鞍山 | 阿勒泰 | 仁怀 | 新疆乌鲁木齐 | 台州 | 安顺 | 大庆 | 莱州 | 铜陵 | 白沙 | 济源 | 白沙 | 江西南昌 | 泰州 | 黑河 | 平凉 | 广饶 | 衢州 | 焦作 | 临沂 | 永州 | 商丘 | 甘南 | 台中 | 丽江 | 大连 | 宜春 | 枣庄 | 乌海 | 惠州 | 舟山 | 莱州 | 宁德 | 铜仁 | 黄南 | 邹平 | 濮阳 | 天水 | 扬州 | 东阳 | 威海 | 宁波 | 文昌 | 万宁 | 天门 | 阿里 | 仁怀 | 邵阳 | 丹东 | 石河子 | 象山 | 遂宁 | 锦州 | 鸡西 | 贺州 | 荆门 | 吉安 | 燕郊 | 衡水 | 兴安盟 | 基隆 | 株洲 | 庆阳 | 玉树 | 阜阳 | 高雄 | 宁波 | 贵州贵阳 | 衡水 | 承德 | 梅州 | 洛阳 | 阳泉 | 鄂州 | 延边 | 乌兰察布 | 邳州 | 威海 | 伊春 | 安吉 | 牡丹江 | 辽宁沈阳 | 张北 | 衡水 | 六安 | 潜江 | 正定 | 盐城 | 衢州 | 晋江 | 承德 | 阜阳 | 海南海口 | 黄山 | 赤峰 | 河池 | 烟台 | 许昌 | 漯河 | 汕头 | 桂林 | 株洲 | 红河 | 阿勒泰 | 香港香港 | 镇江 | 日喀则 | 崇左 | 改则 | 榆林 | 灌云 | 石嘴山 | 石狮 | 吉林长春 | 惠州 | 吴忠 | 博尔塔拉 | 福建福州 | 安顺 | 琼海 | 上饶 | 图木舒克 | 赤峰 | 德宏 | 万宁 | 宜春 | 邹城 | 芜湖 | 莒县 | 甘南 | 兴安盟 | 松原 | 遵义 | 吉安 | 嘉善 | 包头 | 玉林 | 荆门 | 潜江 | 朔州 | 蚌埠 | 丹东 | 平顶山 | 吉安 | 徐州 | 沛县 | 新沂 | 阳泉 | 甘南 | 象山 | 天门 | 泰州 | 乌海 | 韶关 | 娄底 | 德州 | 肥城 | 新乡 | 咸宁 | 海丰 | 大连 | 南京 | 宁德 | 天门 | 文山 | 吉林 | 平潭 | 菏泽 | 阿勒泰 | 揭阳 | 通辽 | 韶关 | 泰兴 | 香港香港 | 海西 | 如皋 | 克拉玛依 | 泰安 | 偃师 | 东阳 | 娄底 | 澄迈 | 和田 | 霍邱 | 江西南昌 | 蚌埠 | 新余 | 株洲 | 吉林长春 | 甘肃兰州 | 迁安市 | 包头 | 黔南 | 阿克苏 | 肥城 | 济南 | 德阳 | 洛阳 | 文昌 | 汉川 | 资阳 | 江苏苏州 | 陇南 | 沭阳 | 长垣 | 陇南 | 金昌 | 蓬莱 | 泗阳 | 黔西南 | 临海 | 安康 | 龙口 | 如东 | 溧阳 | 灵宝 | 澄迈 | 绵阳 | 广饶 | 德州 | 西双版纳 | 汉川 | 杞县 | 嘉兴 | 滁州 | 绵阳 | 曲靖 | 东阳 | 通辽 | 葫芦岛 | 佳木斯 | 蓬莱 | 大兴安岭 | 锡林郭勒 | 灌南 | 蓬莱 | 南平 | 任丘 | 河南郑州 | 新沂 | 文昌 | 朔州 | 宁波 | 玉树 | 双鸭山 | 赵县 | 济南 | 汉中 | 甘孜 | 株洲 | 新泰 | 永州 | 石狮 | 驻马店 | 黔南 | 东阳 | 六安 | 泗阳 | 顺德 | 长兴 | 馆陶 | 温州 | 衢州 | 大庆 | 齐齐哈尔 | 海北 | 湛江 | 肇庆 | 聊城 | 呼伦贝尔 | 潜江 | 吕梁 | 山南 | 呼伦贝尔 | 贵港 | 抚顺 | 运城 | 嘉峪关 | 临海 | 蓬莱 | 阿拉善盟 | 清徐 | 邹城 | 六盘水 | 怀化 | 吉林长春 | 渭南 | 宁波 | 马鞍山 | 黔东南 | 三河 | 瑞安 | 珠海 | 兴化 | 台北 | 和田 | 防城港 | 霍邱 | 通辽 | 潜江 | 淮南 | 漯河 | 单县 | 海西 | 和县 | 新余 | 大丰 | 正定 | 桂林 | 招远 | 珠海 | 佳木斯 | 铜川 | 临沧 | 台北 | 铜川 | 高密 | 那曲 | 单县 | 恩施 | 盐城 | 五家渠 | 忻州 | 泗洪 | 安阳 | 佳木斯 | 垦利 | 仁寿 | 清徐 | 黄冈 | 澳门澳门 | 菏泽 | 常德 | 德宏 | 东阳 | 迁安市 | 舟山 | 六盘水 | 汕头 | 枣庄 | 宜宾 | 乌兰察布 | 株洲 | 丹东 | 三沙 | 松原 | 阿拉善盟 | 江西南昌 | 黔南 | 南安 | 嘉峪关 | 荆州 | 昭通 | 醴陵 | 湛江 | 滁州 | 安阳 | 黄石 | 驻马店 | 台州 | 德清 | 咸宁 | 江西南昌 | 洛阳 | 芜湖 | 南通 | 济宁 | 商丘 | 张家界 | 益阳 | 渭南 | 雄安新区 | 澳门澳门 | 喀什 | 通辽 | 那曲 | 邯郸 | 九江 | 上饶 | 牡丹江 | 亳州 | 江西南昌 | 台湾台湾 | 宜春 | 防城港 | 江西南昌 | 滨州 | 三河 | 酒泉 | 铁岭 | 锦州 | 延安 | 清徐 | 惠州 | 湖州 | 项城 | 平顶山 | 包头 | 定安 | 汉中 | 哈密 | 呼伦贝尔 | 玉溪 | 邢台 | 赵县 | 北海 | 乌兰察布 | 阿勒泰 | 鹤岗 | 永康 | 济宁 | 正定 | 韶关 | 泰安 | 克拉玛依 | 绵阳 | 伊春 | 安岳 | 澄迈 | 湖州 | 恩施 | 双鸭山 | 抚州 | 红河 | 吉林 | 济源 | 许昌 | 汝州 | 绍兴 | 杞县 | 辽阳 | 青海西宁 | 天门 | 徐州 | 吉林长春 | 天水 | 新泰 | 荆门 | 眉山 | 湖北武汉 | 桂林 | 神农架 | 萍乡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单县 | 甘孜 | 山东青岛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库尔勒 | 廊坊 | 宁夏银川 | 高雄 | 黑河 | 保山 | 黄山 | 河北石家庄 | 西双版纳 | 甘肃兰州 | 琼中 | 白城 | 荣成 | 玉溪 | 通辽 | 聊城 | 青州 | 公主岭 | 如皋 | 马鞍山 | 百色 | 山西太原 | 沛县 | 德清 | 泰兴 | 滁州 | 黄石 | 抚顺 | 周口 | 高雄 | 河北石家庄 | 屯昌 | 周口 | 怀化 | 石嘴山 | 滕州 | 宜昌 | 定州 | 海东 | 巢湖 | 莱州 | 诸暨 | 海拉尔 | 中卫 | 深圳 | 乌兰察布 | 长垣 | 汉中 | 白城 | 济南 | 定安 | 衢州 | 文昌 | 南通 | 辽源 | 沧州 | 营口 | 肥城 | 揭阳 | 乌兰察布 | 延边 | 东方 | 宜春 | 江门 | 抚顺 | 公主岭 | 佳木斯 | 临汾 | 包头 | 晋江 | 长兴 | 东阳 | 金昌 | 厦门 | 长兴 | 新疆乌鲁木齐 | 仁寿 | 慈溪 | 江苏苏州 | 泗阳 | 高雄 | 泗阳 | 宝鸡 | 阜新 | 黄冈 | 德清 | 遵义 | 玉环 | 牡丹江 | 兴安盟 | 启东 | 阜新 | 怒江 | 曲靖 | 厦门 | 涿州 | 温岭 | 海南 | 朝阳 | 儋州 | 沧州 | 柳州 | 朝阳 | 淮南 | 三门峡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寿光 | 玉溪 | 简阳 | 鄢陵 | 张家界 | 哈密 | 铜川 | 临夏 | 山西太原 | 海东 | 甘孜 | 毕节 | 广安 | 那曲 | 来宾 | 西藏拉萨 | 连云港 | 甘孜 | 辽阳 | 果洛 | 安庆 | 溧阳 | 石嘴山 | 滨州 | 定州 | 宜都 | 怒江 | 焦作 | 长兴 | 聊城 | 诸城 | 青州 | 泰安 | 台山 | 天水 | 安康 | 如皋 | 日土 | 明港 | 盐城 | 昆山 | 青州 | 怒江 | 黑河 | 广汉 | 铜陵 | 毕节 | 驻马店 | 贺州 | 平顶山 | 如东 | 日喀则 | 新余 | 大庆 | 钦州 | 荆州 | 六安 | 许昌 | 徐州 | 潜江 | 长葛 | 沛县 | 武威 | 万宁 | 马鞍山 | 清远 | 台北 | 浙江杭州 | 咸阳 | 永新 | 鄂州 | 衢州 | 德宏 | 鹤岗 | 柳州 | 东营 | 内江 | 澳门澳门 | 临沂 | 三亚 | 肇庆 | 赤峰 | 伊犁 | 慈溪 | 广饶 | 瓦房店 | 曲靖 | 克孜勒苏 | 四平 | 德清 | 齐齐哈尔 | 淮南 | 喀什 | 昭通 | 和田 | 武威 | 五家渠 | 桐城 | 塔城 | 山西太原 | 海拉尔 | 广西南宁 | 六盘水 | 揭阳 | 蚌埠 | 绥化 | 张北 | 林芝 | 广汉 | 临夏 | 启东 | 鄂州 | 泰兴 | 商丘 | 遂宁 | 顺德 | 本溪 | 邳州 | 菏泽 | 阳泉 | 黄冈 | 襄阳 | 承德 | 醴陵 | 阿坝 | 眉山 | 枣庄 | 长葛 | 海安 | 晋中 | 桓台 | 通化 | 湖北武汉 | 垦利 | 大同 | 凉山 | 河南郑州 | 广元 | 苍南 | 锡林郭勒 | 金昌 | 石河子 | 南京 | 潍坊 | 石狮 | 靖江 | 湘西 | 青州 | 运城 | 鄂州 | 如东 | 百色 | 克孜勒苏 | 汉川 | 衢州 | 顺德 | 陵水 | 石河子 | 宁波 | 玉树 | 项城 | 庆阳 | 诸城 | 防城港 | 百色 | 肇庆 | 象山 | 辽阳 | 广西南宁 | 张家界 | 澳门澳门 | 芜湖 | 山东青岛 | 单县 | 梅州 | 安庆 | 烟台 | 贺州 | 固原 | 浙江杭州 | 渭南 | 张北 | 韶关 | 宿州 | 桐乡 | 海西 | 嘉峪关 | 韶关 | 沛县 | 余姚 | 陕西西安 | 南通 | 广饶 | 赣州 | 牡丹江 | 广汉 | 台北 | 池州 | 泗阳 | 鄢陵 | 丹阳 | 百色 | 哈密 | 佳木斯 | 阿拉善盟 | 如东 | 果洛 | 滁州 | 南阳 | 滁州 | 抚顺 | 绥化 | 琼中 | 鹤岗 | 乌兰察布 | 宜春 | 武夷山 | 吴忠 | 哈密 | 南安 | 石嘴山 | 临海 | 贵港 | 信阳 | 马鞍山 | 喀什 | 临沂 | 台州 | 台山 | 平潭 | 东营 | 湖州 | 屯昌 | 改则 | 西双版纳 | 南通 | 大理 | 芜湖 | 锡林郭勒 | 三沙 | 伊犁 | 沧州 | 香港香港 | 东台 | 通辽 | 山东青岛 | 邵阳 | 大兴安岭 | 枣阳 | 新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