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izszp"></em><th id="izszp"><track id="izszp"></track></th>

<th id="izszp"><track id="izszp"></track></th>
<dd id="izszp"><big id="izszp"></big></dd>

    <em id="izszp"></em>

  1. 【閱讀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zekok.com】
    當前位置: > 愛情美文 > 愛情小說 > 正文

    趙四的愛情(下)

    紙屑的空間作者:紙屑 [我的文集]
    來源:美文亭 時間:2019-02-22 04:01 閱讀:104次   我要投稿   作品點評

    ???捧一縷時光,輕輕藏于枕邊,夢回幾光年的繁華,流轉一地的回憶,不經意間被風拂成刻骨的模樣,世間所有的美好,終究淪為了陪襯。

    高傲的趙四先生,在大學剛開學第一天早晨,班級集體到操場上聽校長的放飛理想之類的高談闊論和學生會代表不走心的歡迎演講。趙四先生索然無趣的想著一會午飯吃什么,當看到一排排整齊的穿著類似軍裝制服的升旗手隊伍在主席臺前走過時,眼睛不由的亮了起來,瞇著眼睛在思考著什么。
    第二天,趙四先生就宣告著,立志要成為一名光榮的升旗手,祖國國旗的保護者。每天課后在操場上跑的像條狗一樣,在大冬天身著單薄的運動服,配上剛剛跑完步累的大喘氣,那一道道白色的霧從他的嘴里噴出。比跑步時更像一條狗了,而且絕對是哈士奇的智商。趙四先生則不以為然,還美其名曰要鍛煉出健美的身材,這樣更配得上升旗手的榮譽。
    沒事時還忽悠著我一起參加升旗手隊,但是對于懶的連去食堂的路都不想走的我,他這種忽悠絕對是免疫的,最少也是大學這四年。
    在我看來他加入升旗手隊的最大原因,絕對是想穿著升旗手的制服,踢著正步,帶著白手套,在走過主席臺前沖下面的班級漏出他那自以為傾城的微笑來吸引無知的少女們。
    或許理想是美好的,但現實真的很殘酷。女生們對于周一早晨的升旗手并沒有什么感覺,似乎她們更喜歡無聊時拿著零嘴到操場上看他們跑的像狗一樣,然后指指點點的笑著。在一旁聽著女生們的談話絕對不是夸贊他們,因為沒事我也這么干過。
    但是離得遠的趙四先生只聽見了女生的笑聲,跑的格外賣力,像前面有著美味的骨頭吸引著他。而我也不曾告知他,因為作為損友的基本準則就是看著朋友出丑。
    趙四先生雖然沒有在作為升旗手上有衍生的愛情,但是在班級中卻有一位女生吸引了他的注意。
    開學時,一位女生拎著自己的包在宿舍門口踱步,剛好跑完步后準備去洗澡的趙四留意到了這位女生,一看這位女生戴著眼鏡,皮膚白皙,穿著一條藍色牛仔褲配了紅色的羽絨服,臉被寒風刮的微紅。鑒于長得可愛的都必須前去搭話的趙氏理論,趙四推了推眼鏡,上前正經的問道:“同學,怎么了,在這里散步呢?”
    “沒有,學長,就是等同學一起下來去食堂,昨天去過之后,就忘了食堂在哪里了。”女生微笑的搖搖手,示意自己沒事。作為剛剛入學的大一新生被人說成是學長也不知道是喜是悲。趙四一臉黑線的繼續和女生攀談著,了解到兩人竟然還是同班同學就互相加了微信。然后趙四索性也不去洗澡了,一同前去食堂吃飯。
    踱步的女生推薦給趙四幾道食堂里的飯菜,打好飯菜,趙四就在女生們旁坐下了,女生們一起聊天時趙四了解到,那個踱步的女生名字叫橘子。
    嘗了嘗橘子推薦的飯菜,確實特別的好吃。趙四一看橘子帶有吃貨和路癡的屬性,就更顯得殷勤的在橘子身旁幫她收拾碗筷。
    一起吃過晚飯后,趙四在食堂門口依依不舍的揮手向幾位女生道別,女生們貌似沒有感受到趙四的不舍之情,轉頭就回宿舍了。留下趙四一人落寞的放下了還在空中的手,小聲的說了句:“再見。”
    一回到宿舍,趙四就把自己裹在被子里,不時從里面發出咯咯的怪聲。我一看這是有瘋了的前兆,順手便朝他砸了一瓶礦泉水過去,圍著他大喊道:“妖魔鬼怪快退去,日落西山黑了天,家家戶戶把門關。”我還沒唱完,水瓶子便朝我飛回來了。
    趙四大叫著:“你傻啊。”我不解的問道:“確定你沒丟魂了?”
    “別傻了,我跟你說,今天我看到了一個女孩,我感覺我為你找到了未來嫂子了。”趙四眼睛盯著一處不動直勾勾的,嘴角有晶瑩閃爍。
    “太好了,大哥,趙四給你找個女朋友。”我轉頭便向同宿舍里年齡更大的舍友走去,話音剛落,便看到一個暗器又從我身邊飛過打到了大哥身上。定睛一看還是剛才的水瓶。
    “是你哥我自己找到的,你們不能和我搶,要保護我這種瀕臨滅絕的稀有人類。”趙四在被子里大聲向我們嚷著。
    我撿起水瓶放好在桌子上,順手打開筆記本電腦在百度上搜索著治療精神病的一百種方法,隨意看了看之后,遵循對于不能反對精神病患者意念的治療方法道:“我們肯定不和你搶,但是這里是大學,說不準早就名花有主,你還要松松土啊。”
    趙四一聽便急了起來,從被子里爬了起來:“你這臭嘴,怎么可能有主呢?不可能,不可能。”趙四穿上鞋在宿舍中央不停的原地踱步著,一邊踱步一邊順手打我一下。
    我毫不猶豫的斷定這是精神病前兆,剛剛違背了趙四的意念,趙四就開始犯病了,唉,只能我幫幫他了,開導開導這位要步入精神病的少年:“那你沒事就先獻殷勤之類的,既然喜歡就去追吧。又沒什么好擔心的,我們都是大學生了,成年人了,Are you 懂了嗎?”
    ”對哈,我得去追她啊,要不她怎么知道我喜歡她,我現在就去獻殷勤。干點什么?”趙四繼續踱步中,不過加上了咬手指甲的動作,“有了,我去給她打開水吧。這個好。”說完風風火火的跑出去。
    留下我坐在桌前捂著腦袋低聲說了句:“這不是精神病,這是腦殘。”
    雖然這次趙四荒唐的想法被看女生的宿管阿姨無情的打破了,但是卻堅定了一定要追上橘子的想法。
    第二天一早,因為是一個班級的原因,趙四竟跑到女生宿舍樓下等著橘子一起上課,以怕你忘了教學樓在哪的借口和橘子一同前往教學樓,當然,是跟在一群說說笑笑的女生后面。
    趙四追求女生的方法過于老套,幾乎就是沒事送零食,幫忙跑腿之類的。
    因為大家都知道趙四喜歡橘子,因此橘子前面的位置一般都留給趙四,趙四了得其所,每次都喜滋滋的坐在屬于自己的王位上。而且上課時沒事就回頭偷偷看一眼橘子,然后趴在桌子上傻傻的樂著。我問趙四在樂什么,趙四回我:佛曰不可說。我一臉黑線,然后心里嘀咕著佛曰沒曰不可說不知道,但是佛肯定曰了不讓談戀愛。
    當老師留小組作業時,就更是趙四積極的時刻了。每次都能看見趙四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兒響叮當之勢回頭漏出自以為迷倒萬千少女的經典微笑,對坐在后座的橘子發出赤果果的邀請,橘子只要一點頭,便能看到趙四雙手握拳在桌下打著自己的大腿,興奮的不能自已。表面上裝作若無其事的問著關于作業的問題。
    就這樣,大家從陌生到熟悉到朋友到摯友。沒事周末大家就一起聚餐,一起旅游,觀賞這座大家都陌生的城市,或許幾年后,我們中有些人將在這里生根發芽,在這座城市里為了生活而奔波。
    追溯時光的塵埃,不過是低首抬眸間,橋邊紅藥已然老去,楓葉染紅了夕陽,漁歌唱晚了歲月,時光,好不經用。
    很快大一上學期就要結束了,我們已迫近期末考試,像我這種宅男迫不及待的準備回家度過新年。但是趙四先生這時卻越來越不安起來,問其緣由,是怕我當初說的玩笑話成為現實,怕回家過年的兩個月里橘子被某些居心不良的男生拐跑。不停的問我怎么辦,我又是開玩笑的一句話驚醒了迷糊中的趙四:“害怕被人拐跑,那你不會先拐跑啊。”當真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趙四抱著我不撒手,就差親在我臉上了,激動的對我說: “對,你說的太對了,我得表白,我今晚就表白。你快去幫我訂個飯店,然后把橘子還有她閨蜜都約出來,在飯桌上我進行告白,然后她被我的帥氣所迷倒,就歐耶,成功了。”趙四開始想象自己天馬行空的表白大計劃。
    “誒,你怎么還不去訂飯店?”趙四看我還一動不動的就問我。
    我一臉無奈的回答:“最后的愛是手放開,你先給我一下你最后的愛吧。”這時趙四才意識到他還緊緊的摟著我,立刻松開手,說了幾句抱歉。
    然后跳到宿舍的長桌上,雙手合成喇叭狀向著舍友們大喊道:“各位大哥,這次行動關乎到在下幸福的下半生,一定要幫幫忙,謝謝大家了。這次行動取名為趙四表白大計劃,代號四哥高貴的氣質迷倒一切美女。”
    我忍住沒有吐槽代號和行動名沒任何關聯,而且代號比行動名還長的可笑名字。招呼著各位室友一起幫忙策劃著。大家幫趙四制定了訂飯店,打電話邀約,衣服穿戴,才藝表演,表白用詞之后就開始各忙各的了。
    宿舍里年齡最大的大哥打電話約橘子說期末最后的班級聚餐,叫班里女生晚上都去飯店里吃飯,就將橘子毫無懷疑的約了出來。
    我們這幫男生則先到飯店里預演了幾次不同的表白狀況后,就等著橘子這位小綿羊進入到我們的圈套里。
    期間趙四問我他緊張怎么辦,因為預演時他說話就有點大舌頭,每次說話時都緊緊握著雙拳。我想了想告訴趙四一個自以為最好的解決方案,多喝點酒再表白,酒壯慫人膽,說不一定就好使了。趙四也點了點頭認可了我這位智將的意見。
    時針不停的轉動,滴答滴答道聲響催動著人心,一聲一聲的敲擊好像讓趙四更顯的緊張,終于時鐘轉到了約好的聚餐時間。
    我們男生都出去起身迎著女生們入席,只有趙四還一人坐在飯桌前沒有起身相迎,而是緊握著桌布,盯著面前的菜一動不動。落座時我特意用手臂輕打了他一下,趙四只是機械性的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我低聲靠在趙四耳邊警示他別緊張,一定要鎮定。
    趙四聽后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抬起面前的酒杯一仰而下。然后接著續上一杯,如此反復。我們怕女生有所怪異于趙四形同喝悶酒一樣,便插科打諢的說一些笑話之類的逗逗女生開心,然后以調侃語氣解釋趙四期末成績這是要掛科的節奏,所以有些猶豫的來借酒消愁了。
    酒過三巡,應該是我們預演時趙四該表白的時刻,我在酒桌上拿腿碰了趙四的腿,然后說出代號:四哥的氣質真的可以迷倒一切女生了。女生們以為還是笑話也不在意,只是咯咯的被這高級黑逗笑。
    說罷,轉頭看了眼趙四,趙四有要站起來的樣子,正滿懷期待準備觀看下面的精彩時刻時,趙四先生又徹底松軟在椅子上,然后又一干而盡杯中酒。喘了口粗氣后,又滿飲一杯。待到又有起勢時,又滿飲一杯。
    表白的話還沒說,趙四身下已放滿了六七瓶啤酒了。這不是要表白的節奏反而好像是要以酒殉情。趙四還沒等要表白竟然喝多了,躺在了桌上醒不來,無奈的我們只好早早結束這場本不該存在的班級聚餐,幸好的是趙四表白時還帶著錢包,反正明天酒醒之后,他應該記不起來自己怎么突然不見了幾百塊錢,就當是他花錢請客,然后還有代抗到宿舍的消費吧。
    我們費力的把喝多了的趙四像包裹一樣扔到了床上,然后各玩各的,因為是周末的關系,宿舍熄燈比平時晚一些,十二點還沒熄燈。
    這時迷迷糊糊的趙四從床上翻身落馬,不對,是翻身落床,哐當一聲掉在地上,然后如同炸碉堡的匍匐到桌前拿起自己的水杯喝口熱水,這自強不息的精神讓我們好感動,所以我們特別友好的關燈全體睡覺。
    一片漆黑中聽的趙四慌張的聲音,“我怎么什么也看不見了,誰在我水里下毒了,完了,我瞎了,從此世間少了一位英俊的美男子。嗚嗚嗚。”
    我們也沒管趙四喝多之后的活寶,都躲在被子里忍笑?纯蹿w四還能做出什么好玩的事情,等了好長時間,看到桌前一束光亮照在趙四的臉上,原來是趙四把兜里的手機掏了出來,寂靜的夜一絲絲的聲音都聽的格外清楚。嘟,嘟,嘟打電話的聲響。
    接聽了,一位女生溫柔的聲音傳來:“喂,趙四。怎么這么晚給我打電話,你出什么事了嗎?”我們這幫損友全都裝睡然后耳朵豎得比兔子還長,很容易聽的出來是橘子的聲音,難道趙四喝多了要騷擾橘子以求同情心?
    趙四借著酒勁大著舌頭對著電話講:“橘子,我喜歡你,我喜歡你很久了。自從開學第一天遇見你我就知道我的心已經被你俘獲了,今天本來我應該跟你表白的,但是我很擔心你能不能接受我,我要在心里不說真的很難受。”
    “你喝多了吧,用不用我去給你送點蜂蜜?”橘子有些不安的回答道,“你沒事吧?”
    “我沒喝多,我現在應該是我這輩子就清醒的時刻了。我跟你說,做我女朋友吧。你別現在回答我,你認真考慮考慮。明天下午三點,我會準時打電話再問你的。”趙四說完就關機,然后又爬回床上,不一會便傳來了呼呼的聲音。
    比起趙四的呼呼大睡,我失眠了,我特別好奇明天的結果是什么。
    第二天一早我們一個個起來洗漱準備上早課,就看見趙林收拾的干干凈凈的坐在桌前,看著自己那黑屏的手機。
    我好奇的問了問早醒的室友趙四什么時候起的,室友搖搖頭告訴我,一大早自己剛醒就看見趙四收拾整齊的坐在桌前。
    趙四那天沒有上課,他沒有去見橘子,就呆在宿舍里,也沒有吃飯,因為我們捎的食物趙四連口袋都沒有打開,直到三點鐘,他支開了所有的人,自己留在宿舍里給橘子打了個電話,里面說著什么沒人知道。
    但是當我們下課時就看見趙四在門口等著,拿著一堆零食來接橘子下課,兩人走在前面,橘子挽著趙四的手臂依靠在趙四身上,一路向宿舍走去。
    已臨近新年,剛剛下過的初雪堆積在道路兩旁,一對戀人相依相偎,臉蛋凍的微紅,路燈散發著淡黃的光輝,與相映著的白雪更顯的氣氛的美妙。我走在他們的身后,情不自禁的隨手拍下來這一幕。
    后來那張照片我洗印出來并在背后叫趙四和橘子各自簽下自己的名字,保存在我的一個箱子里,那個箱子是我用來裝著回憶的,里面都是些小玩意,但是每一件背后都有一個很長的故事。我希望的是當未來某一天,我的紅包里夾著這張照片送給趙四,送給他當時最純真的愛情。
    那一片片寫滿愛你的葉子,飄落在一片叫做“我”的荒野,一縷微風拂過,葉子隨風舞動,舞出這世間最美的年華。

    相關專題:愛情 橘子 女生 宿舍

      閱讀感言

      所有關于趙四的愛情(下)的感言
      一分PK拾app

      <em id="izszp"></em><th id="izszp"><track id="izszp"></track></th>

      <th id="izszp"><track id="izszp"></track></th>
      <dd id="izszp"><big id="izszp"></big></dd>

        <em id="izszp"></em>

      1. 延安 | 陇南 | 湛江 | 宁夏银川 | 内江 | 莱芜 | 湘西 | 河源 | 平顶山 | 金坛 | 江苏苏州 | 台山 | 海南海口 | 汝州 | 宝应县 | 靖江 | 万宁 | 营口 | 张掖 | 张家界 | 海东 | 大庆 | 济南 | 海北 | 黔南 | 毕节 | 南充 | 朝阳 | 南京 | 运城 | 新余 | 福建福州 | 琼海 | 玉环 | 许昌 | 海西 | 邹平 | 晋中 | 招远 | 北海 | 乌兰察布 | 云浮 | 燕郊 | 泉州 | 潍坊 | 绥化 | 锦州 | 四川成都 | 乐山 | 图木舒克 | 济宁 | 灌南 | 泰州 | 兴安盟 | 郴州 | 寿光 | 丹东 | 铜陵 | 神木 | 昌吉 | 海拉尔 | 周口 | 简阳 | 三河 | 博罗 | 普洱 | 陕西西安 | 济南 | 天长 | 贵州贵阳 | 自贡 | 庆阳 | 昌都 | 淮北 | 临汾 | 山西太原 | 汉川 | 七台河 | 鹰潭 | 汉中 | 吉安 | 梅州 | 七台河 | 陵水 | 酒泉 | 阿拉尔 | 五家渠 | 邹城 | 深圳 | 石狮 | 济南 | 阿勒泰 | 桐城 | 七台河 | 宝应县 | 广安 | 六安 | 阿勒泰 | 乐山 | 株洲 | 克孜勒苏 | 阜新 | 资阳 | 随州 | 大丰 | 东莞 | 台湾台湾 | 遂宁 | 垦利 | 海西 | 丹阳 | 自贡 | 陇南 | 泸州 | 云浮 | 黔东南 | 郴州 | 长垣 | 许昌 | 泸州 | 溧阳 | 三河 | 龙岩 | 怀化 | 驻马店 | 南阳 | 赣州 | 林芝 | 新乡 | 霍邱 | 邳州 | 基隆 | 昌吉 | 汉川 | 日喀则 | 白山 | 沧州 | 巴中 | 保山 | 昌都 | 威海 | 鄂尔多斯 | 屯昌 | 沭阳 | 昭通 | 肥城 | 宁国 | 如皋 | 萍乡 | 七台河 | 张掖 | 黄石 | 安康 | 株洲 | 鸡西 | 辽阳 | 宜昌 | 烟台 | 泰兴 | 忻州 | 安岳 | 甘南 | 淮南 | 毕节 | 兴安盟 | 泗阳 | 广饶 | 阜阳 | 塔城 | 安康 | 巴音郭楞 | 阳春 | 红河 | 大理 | 阳泉 | 珠海 | 南通 | 博尔塔拉 | 平凉 | 香港香港 | 塔城 | 神农架 | 延边 | 本溪 | 南京 | 通化 | 海拉尔 | 荣成 | 邹城 | 甘南 | 广安 | 白城 | 宜春 | 山西太原 | 崇左 | 简阳 | 荆门 | 龙岩 | 海拉尔 | 大庆 | 宁夏银川 | 蓬莱 | 怒江 | 潮州 | 三明 | 平顶山 | 湘西 | 高雄 | 潜江 | 南京 | 徐州 | 兴安盟 | 公主岭 | 文昌 | 舟山 | 醴陵 | 霍邱 | 林芝 | 荆门 | 五指山 | 长葛 | 河北石家庄 | 七台河 | 忻州 | 眉山 | 哈密 | 嘉兴 | 眉山 | 中山 | 蚌埠 | 衡水 | 南安 | 马鞍山 | 偃师 | 遂宁 | 贵州贵阳 | 威海 | 甘肃兰州 | 厦门 | 高雄 | 姜堰 | 甘南 | 绵阳 | 陇南 | 宝应县 | 五指山 | 株洲 | 中卫 | 岳阳 | 张家口 | 阿拉尔 | 淄博 | 鸡西 | 荆州 | 渭南 | 德宏 | 淮南 | 仙桃 | 泰兴 | 晋城 | 神农架 | 驻马店 | 平顶山 | 来宾 | 灵宝 | 三门峡 | 姜堰 | 中卫 | 玉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扬州 | 七台河 | 澄迈 | 东海 | 蚌埠 | 恩施 | 泰州 | 诸城 | 巢湖 | 基隆 | 澳门澳门 | 张家口 | 临猗 | 昌都 | 石狮 | 东阳 | 黑河 | 开封 | 神农架 | 衡水 | 吕梁 | 海南 | 正定 | 鄢陵 | 丽江 | 伊春 | 龙口 | 天门 | 宝应县 | 海丰 | 文山 | 博尔塔拉 | 武安 | 中山 | 长治 | 仁怀 | 巢湖 | 新乡 | 瓦房店 | 怀化 | 儋州 | 辽阳 | 福建福州 | 澳门澳门 | 曲靖 | 蓬莱 | 武安 | 本溪 | 潮州 | 邹平 | 延安 | 天水 | 河池 | 珠海 | 广饶 | 大同 | 莒县 | 永州 | 山东青岛 | 明港 | 珠海 | 聊城 | 焦作 | 阿拉善盟 | 果洛 | 日土 | 百色 | 长治 | 六盘水 | 桐城 | 遵义 | 安阳 | 乌兰察布 | 靖江 | 济源 | 常德 | 巴彦淖尔市 | 海宁 | 松原 | 海南 | 莆田 | 湖南长沙 | 宜都 | 昌都 | 漯河 | 平潭 | 青海西宁 | 佛山 | 遵义 | 怒江 | 湖州 | 达州 | 台湾台湾 | 玉林 | 赣州 | 香港香港 | 浙江杭州 | 泸州 | 来宾 | 黔西南 | 抚顺 | 锦州 | 长治 | 台山 | 娄底 | 嘉善 | 明港 | 大丰 | 义乌 | 咸宁 | 灌南 | 泗阳 | 大连 | 桓台 | 济宁 | 鞍山 | 娄底 | 乐山 | 象山 | 晋城 | 赣州 | 泰州 | 株洲 | 玉树 | 日喀则 | 阿拉善盟 | 大连 | 甘南 | 宿州 | 宜春 | 乌兰察布 | 云南昆明 | 博尔塔拉 | 萍乡 | 张家口 | 牡丹江 | 甘肃兰州 | 资阳 | 湖州 | 邹平 | 济宁 | 台中 | 台湾台湾 | 甘南 | 张家口 | 廊坊 | 聊城 | 沛县 | 衢州 | 娄底 | 黑龙江哈尔滨 | 博尔塔拉 | 抚顺 | 鞍山 | 江西南昌 | 仙桃 | 昭通 | 锡林郭勒 | 漯河 | 云浮 | 松原 | 乐平 | 渭南 | 甘肃兰州 | 巢湖 | 岳阳 | 白城 | 贵港 | 禹州 | 陵水 | 马鞍山 | 广西南宁 | 达州 | 余姚 | 晋城 | 长治 | 淮安 | 玉树 | 甘南 | 来宾 | 中山 | 陕西西安 | 黄南 | 公主岭 | 哈密 | 扬州 | 台山 | 梧州 | 瑞安 | 揭阳 | 吉林长春 | 定州 | 屯昌 | 宜宾 | 包头 | 喀什 | 绥化 | 台山 | 宿迁 | 三沙 | 博尔塔拉 | 株洲 | 荆州 | 石嘴山 | 三沙 | 锡林郭勒 | 莒县 | 濮阳 | 灌南 | 辽阳 | 唐山 | 庄河 | 许昌 | 许昌 | 许昌 | 阳泉 | 余姚 | 宁德 | 揭阳 | 广元 | 通化 | 诸城 | 景德镇 | 明港 | 临海 | 汕头 | 清远 | 单县 | 三门峡 | 宜昌 | 济南 | 秦皇岛 | 自贡 | 嘉善 | 大庆 | 湖北武汉 | 唐山 | 曹县 | 珠海 | 庆阳 | 长兴 | 鄢陵 | 莱州 | 龙口 | 莆田 | 石河子 | 亳州 | 山西太原 | 娄底 | 江苏苏州 | 博尔塔拉 | 单县 | 武安 | 启东 | 安庆 | 盐城 | 新泰 | 青海西宁 | 乐清 | 芜湖 | 海拉尔 | 自贡 | 惠东 | 汉中 | 临汾 | 新余 | 江苏苏州 | 任丘 | 澳门澳门 | 茂名 | 海北 | 乐平 | 漯河 | 福建福州 | 南充 | 宿州 | 晋江 | 红河 | 林芝 | 连云港 | 运城 | 阿拉善盟 | 贵港 | 乌海 | 眉山 | 宁国 | 平凉 | 大兴安岭 | 锡林郭勒 | 辽源 | 武安 | 仙桃 | 长垣 | 渭南 | 通辽 | 十堰 | 香港香港 | 永新 | 玉溪 | 河北石家庄 | 马鞍山 | 嘉峪关 | 甘肃兰州 | 阜新 | 灵宝 | 攀枝花 | 荆州 | 滕州 | 孝感 | 定西 | 郴州 | 保定 | 德宏 | 荆门 | 雅安 | 湛江 | 舟山 | 牡丹江 | 寿光 | 百色 | 河池 | 达州 | 汕头 | 遵义 | 基隆 | 枣阳 | 儋州 | 焦作 | 九江 | 南京 | 贵州贵阳 | 黔南 | 德宏 | 安康 | 邯郸 | 宜宾 | 广汉 | 周口 | 长垣 | 海门 | 霍邱 | 承德 | 河北石家庄 | 厦门 | 温州 | 东阳 | 万宁 | 吕梁 | 商洛 | 南京 | 钦州 | 庄河 | 新沂 | 天水 | 临夏 | 葫芦岛 | 兴化 | 海拉尔 | 柳州 | 金昌 | 果洛 | 营口 | 邹城 | 许昌 | 昭通 | 永新 | 垦利 | 青州 | 洛阳 | 赣州 | 台湾台湾 | 台州 | 天长 | 中卫 | 温岭 | 咸宁 | 宜昌 | 乐清 | 曲靖 | 杞县 | 屯昌 | 五家渠 | 丹阳 | 章丘 | 廊坊 | 韶关 | 五家渠 | 安阳 | 黄冈 | 诸暨 | 大庆 | 鹤壁 | 鄂州 | 玉溪 | 安岳 | 临汾 | 晋中 | 三亚 | 海宁 | 梧州 | 博尔塔拉 | 任丘 | 乌兰察布 | 黄山 | 文昌 | 宿州 | 阿里 | 灵宝 | 汕头 | 莒县 | 东莞 | 七台河 | 吐鲁番 | 湖南长沙 | 图木舒克 | 南阳 | 北海 | 屯昌 | 达州 | 海西 | 绵阳 | 通辽 | 台山 | 兴化 | 仙桃 | 临海 | 邵阳 | 塔城 | 滕州 | 嘉兴 | 葫芦岛 | 苍南 | 吉林 | 宝鸡 | 宿迁 | 河南郑州 | 盐城 | 辽宁沈阳 | 保亭 | 临夏 | 昌都 | 丽江 | 宣城 | 西藏拉萨 | 保定 | 海南 | 台中 | 玉树 | 潍坊 | 启东 | 延边 | 金华 | 天门 | 池州 | 招远 | 河源 | 毕节 | 漳州 | 遵义 | 亳州 | 台中 | 庆阳 | 滕州 | 塔城 | 营口 | 淮北 | 丽水 | 白城 | 遵义 | 济宁 | 新泰 | 辽阳 | 濮阳 | 毕节 | 仁怀 | 和县 | 澳门澳门 | 枣庄 | 博尔塔拉 | 江门 | 丹东 | 阿勒泰 | 临沂 | 吐鲁番 | 惠东 | 丹阳 | 甘肃兰州 | 遵义 | 张北 | 大丰 | 广饶 | 内江 | 晋城 | 白沙 | 伊春 | 东阳 | 临沂 | 黄山 | 阿拉善盟 | 广州 | 广州 | 阿拉善盟 | 台州 | 泗洪 | 江西南昌 | 镇江 | 库尔勒 | 连云港 | 肇庆 | 广安 | 安庆 | 铁岭 | 达州 | 滕州 | 钦州 | 舟山 | 楚雄 | 长垣 | 五家渠 | 伊犁 | 普洱 | 果洛 | 广西南宁 | 长治 | 昌吉 | 涿州 | 宝鸡 | 临汾 | 黄南 | 瓦房店 | 朝阳 | 义乌 | 乐清 | 诸城 | 石河子 | 襄阳 | 河池 | 张掖 | 呼伦贝尔 | 沧州 | 金昌 | 浙江杭州 | 四平 | 湘西 | 连云港 | 南充 | 泗洪 | 巴彦淖尔市 | 海宁 | 靖江 | 海拉尔 | 镇江 | 毕节 | 甘南 | 昆山 | 如东 | 莱州 | 台湾台湾 | 阜新 | 锦州 | 葫芦岛 | 汉川 | 泸州 | 安顺 | 张北 | 晋城 | 铜仁 | 三门峡 | 建湖 | 蚌埠 | 新疆乌鲁木齐 | 三明 | 泸州 | 克拉玛依 | 吉林长春 | 西双版纳 | 广饶 | 河源 | 汕尾 | 呼伦贝尔 | 文山 | 济南 | 德宏 | 济宁 | 七台河 | 珠海 | 佳木斯 | 琼海 | 昭通 | 安吉 | 海南 | 日喀则 | 邹城 | 平顶山 | 龙口 | 邯郸 | 淮安 | 沧州 | 曲靖 | 济源 | 和田 | 吴忠 | 滕州 | 莱芜 | 临汾 | 抚顺 | 南安 | 南京 | 临海 | 朝阳 | 茂名 | 新余 | 阿里 | 偃师 | 桂林 | 鹤岗 | 黔西南 | 澳门澳门 | 曲靖 | 西藏拉萨 | 桓台 | 鹤壁 | 白银 | 海丰 | 丽水 | 垦利 | 临沂 | 顺德 | 海拉尔 | 鸡西 | 铜仁 | 铜陵 | 山东青岛 | 云浮 | 延安 | 兴化 | 赣州 | 辽阳 | 那曲 | 石狮 | 朔州 | 湖北武汉 | 随州 | 日照 | 蚌埠 | 图木舒克 | 日照 | 宜昌 | 江苏苏州 | 武夷山 | 雄安新区 | 南京 | 运城 | 咸阳 | 东莞 | 襄阳 | 伊春 | 湘西 | 东营 | 海安 | 辽源 | 大丰 | 大连 | 赤峰 | 保定 | 淮北 | 榆林 | 库尔勒 | 长兴 | 衢州 | 遵义 | 七台河 | 忻州 | 克孜勒苏 | 廊坊 | 遵义 | 温州 | 萍乡 | 铁岭 | 宜宾 | 临汾 | 台湾台湾 | 盘锦 | 淮安 | 荆门 | 湘西 | 桐城 | 海南 | 来宾 | 衡水 | 宜都 | 绥化 | 漯河 | 象山 | 大庆 | 仙桃 | 泸州 | 黄南 | 莱州 | 日喀则 | 文山 | 伊春 | 滁州 | 永州 | 绍兴 | 莒县 | 株洲 | 甘南 | 黄南 | 盘锦 | 承德 | 包头 | 呼伦贝尔 | 防城港 | 山南 | 瓦房店 | 明港 | 吉林 | 东阳 | 牡丹江 | 吴忠 | 林芝 | 迪庆 | 黔东南 | 阳泉 | 邯郸 | 铜仁 | 邹城 | 香港香港 | 阜阳 | 顺德 | 鸡西 | 山南 | 河北石家庄 | 商丘 | 阳泉 | 万宁 | 三明 | 雄安新区 | 万宁 | 黔西南 | 泰安 | 梧州 | 黄石 | 衢州 | 潮州 | 延边 | 克孜勒苏 | 石狮 | 昌吉 | 新乡 | 黄冈 | 阳春 | 三明 | 张掖 | 任丘 | 仁寿 | 盐城 | 沧州 | 仁怀 | 莱州 | 铁岭 | 邯郸 | 上饶 | 霍邱 | 滁州 | 桂林 | 铁岭 | 巴音郭楞 | 香港香港 | 承德 | 廊坊 | 长垣 | 杞县 | 仁怀 | 怀化 | 聊城 | 乌兰察布 | 章丘 | 金坛 | 如皋 | 泸州 | 衡阳 | 鹤壁 | 海西 | 哈密 | 临猗 | 保山 | 通辽 | 仙桃 | 白银 | 佛山 | 宿迁 | 陕西西安 | 克孜勒苏 | 唐山 | 泸州 | 儋州 | 牡丹江 | 孝感 | 莒县 | 鄂州 | 吴忠 | 宿迁 | 崇左 | 玉树 | 邵阳 | 忻州 | 张家界 | 乐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