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izszp"></em><th id="izszp"><track id="izszp"></track></th>

<th id="izszp"><track id="izszp"></track></th>
<dd id="izszp"><big id="izszp"></big></dd>

    <em id="izszp"></em>

  1. 【閱讀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zekok.com】
    當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說 > 正文

    短篇小說 解放軍戰士趙占英

    邊江的空間作者:邊江 [我的文集]
    來源:美文亭 時間:2019-05-29 10:47 閱讀:38次   我要投稿   作品點評


    解放軍對越自衛反擊戰短篇小說(二)



    1984年4月25號,連里已經宣布了要在后天4月28日,對越南軍人無恥占領的我國云南老山進行偵察任務,同時,解放軍有多個連隊也將對老山進行攻擊,對被越軍占據我國云南老山的戰斗就要開始了。
    從一九八二年19歲的從云南嵩明參加解放軍的農村青年趙占英,在部隊上當了接近兩年的解放軍戰士了。再過一年,他就從部隊上轉業了。在部隊上過得平和的他,在軍事訓練和空余生活中都非常的勤奮、努力。是一個質樸、厚道、充滿了朝氣和理想的解放軍戰士。他顯得稚氣而非?∫!那張帶著大孩子的、還未成熟的。白凈而非常英俊的方團臉,顯得寬厚的身子,有近一米八身材,跟人非常深的印象。
    今天,自從連長把大家集合后,宣布了對老山的偵察任務,在每一個戰士心里如波浪涌起,內心十分的憂郁難安。半夜了,
    盡管已經吹了歇燈哨,躺在自己身邊上鋪上的戰士們都無法入睡,心惶惶不安,對于他們每一個人來說,只要有戰斗來臨了,要打仗了,就是要直面恐怖可怕的死亡,盡管是他們作為軍人的責任,想到自己過不了好久就要被敵人打死,都憂心睡不著覺。
    趙占英聽到了自己上床的戰士何龍在身子輾轉,幾個小時了,他側邊上下的睡著的戰友時不時發出各自的聲響,他知道,戰士們跟自己一樣,都心情壓抑、憂郁、難安!
    沒有想到,就要打仗了,趙占英睡在床上,心緒如浪急的河流想道;自己才21歲,美好生活剛進行。想到這里,趙占英心里盡管不平靜,他還是覺得,自己作為一個光榮的人民解放軍戰士,保衛自己國家和人民是非常崇高和神圣的。
    既然,戰爭已經來了,就要準備著上去拼了。
    他在這一想法下
    哎,自己子在部隊中的兩年日子。他想道:自己到部隊上兩年了,過的真快?,眼看著就到一九八五年年底,自己就要轉業了,就回到了農村了那也好,自己畢竟有了一次人生軍人生活,也許對自己今后的人生,有很大的幫助。
    那也好呀,自己畢竟有一次部隊經歷。待在部隊是那么好呀!自己的歐連長、胡排長對自己是那樣好,記得,我剛進行軍事訓練的時候,他們嚴格地要求我,……
    ……
    那是趙占英進行了新兵三個月的訓練分到了連里。
    ……
    有一次,班里訓練。剛開始一會,王連長來了,他是一個嚴肅而不死板的好連長。趙占英端起步槍,跟戰士們一起,如進行站姿,臥姿訓練。
    這時,班長喊道:“下面,進行臥姿射擊!”
    九個新老戰士一下都往有灰的地上臥倒,
    趙占英看到身邊的戰士舉搶、就馬上抬起搶,他注意到,王連長雙手叉在他緊系著朱紅色皮帶的腰間上,眼光在非常專注地看著每一個戰士的射擊舉止。這時,趙占英也緊張了,連長在那里,自己一定不要出錯,對!
    他想到這里,就還是緊張,這時,他聽到班長忽然大喊一聲:“射擊!”
    這只是一個射擊舉動。
    趙占英舉止有些走樣,過了一會,歐連長走了過來,對剛起來的趙占英說:“小趙,你一定緊張吧?”
    “我也不知道!
    “不要急,你要把它想到這時自己在戰場上,不是訓練!
    “是,連長!
    “我們做的一切訓練,都是跟打仗有關系的!
    聽了王連長的話,他看到連長看到自己非常溫存又及時提醒他的臉。
    他覺得連長對自己是那樣關懷,心里也熱乎。就按照連長的話做直到連長滿意地點點頭。
    解放軍連長王俊雄,非常關懷自己的戰士,特別是新戰士。他看到長的非常淳樸、英俊,還娃氣未脫的,充滿了朝氣還稚氣的19歲的戰士趙占英,不是那樣非常開朗的人,就經常關心他。
    有一天晚上,王連長到了戰士營房,看到趙占英在寫信?吹阶约哼B長來了,趙占英不想別的戰士看就把信收起來。
    王連長問:“小趙,你寫什么?”
    “連長,我寫信!
    然后,王連長看到桌上有十元錢。知道對媽媽非常孝順的趙占英跟他媽媽借錢。就走開了。他想:現在戰士每月才六塊軍響。這怎么夠?
    王連長走到連長辦公室,拿出自己的這月才發的津貼十二元就馬上到了趙占英的身邊。
    “小趙,把這十二元跟你媽媽寄回去!
    小趙沒有想到連長把自己的錢拿跟他,就說:“連長,這怎么行。你還有孩子,嫂子還要用錢!
    “沒關系,我會想法的!
    “連長!”
    “記住,明天跟你媽媽寄回去!蓖踹B長叮囑他,好像是自己親人。
    然后,趙占英在信后,寫了這一句:“媽媽,我們王連長也跟你寄錢十二元。他是一個好人。好連長!
    然后趙占英說:“連長,下次發軍響,我還你!
    王連長溫情地說:"這是我的心意!
    說完,走出了營房。

    在王連長和戰士們的關心下,解放軍戰士趙占英和其他新兵的綠色軍衣上,配上了解放軍鮮紅的領章,非常耀眼的發著鮮紅的紅五星?吹阶约撼蔀榱苏嬲娜嗣窠夥跑姂鹗,趙占英感到非常光榮和自豪!
    他在心里記住了連長對自己的關心和有力的提醒,就想到了遠在農村的媽媽。他想道:媽,我,我終于成了一個解放軍戰士了。我明天就去縣城照相館,照一張相跟媽寄去。
    ,第二天,就是部隊星期天,不訓練。終于可以自由活動了。
    一早晨起來,他就對身邊的何龍說:“走,去縣城!
    “我還想睡!
    “那你睡吧,我等會兒喊你!
    然后,趙占英就去洗臉,等到了八點多種,他和戰友何龍出部隊大門,趕上車去縣城。
    他倆來到縣城,
    何龍說:“趙占英,那有一個照相館,我們去那里照相!
    “行!
    “走吧!
    “嗯!
    兩個21歲的解放軍戰士走到門口進去,這時,里面走出來幾個人,應該是照完了相出來。
    兩個解放軍戰士進去,要求照相。
    先是一起照了一張。后是各照一張。輪到趙占英了。
    他還是把軍帽衣領,特地好好整理一番,要以最好的容貌照這一張相。他想道:到時,我媽媽看見了這一張相一定很高興。想到這里,趙占英。走到墻上有一個有大塔、一旁有樹木的背景畫布前站住。
    過了一會,他聽到照相師傅說:“準備好沒有?”
    “我就這樣。師傅你照吧!
    “好吧!
    然后,師傅把相照成了。這就是他唯一的一張相。它的背景是一個大塔樓旁邊有樹子的畫布。
    一張溫純,帶有些稚氣的略略長團臉,充滿了美好青春和光輝的年輕解放軍戰士。
    又過了一星期。趙占英和戰士何龍離開山里的部隊,來到縣城,在照相館拿了相,。后還是帶娃氣的、溫純的趙占英特地跟自己在云南遙遠鄉下的媽媽借去一張。他覺得,只要媽媽看到自己穿上軍裝照的相,一定為自己高興。
    我一定要在部隊是好好鍛煉,他想道:做一個保衛祖國的人民解放軍戰士。
    他想到這里。也增加了十足的信心。
    兩年來,趙占英和戰友們在部隊里刻苦訓練,他幫助戰友,從不討厭。讓人反感,大家都喜歡他。

    時,趙占英把自己在部隊上的兩年經歷回憶了一遍,他想道:我從家鄉來參軍已經兩年來。連長關心我,班里的戰友也多好的,哎,部隊的日子過得真塊,就要到三年了,沒想到,要打仗了,這樣一好,自己和戰士們可以打真正的仗了。我一要好好干,爭取殺敵立功。
    想到這里,趙占英心里期盼。過來了,他聽到身邊床上的戰士睡不著,
    有聽到一個戰士:“趙占英!”
    他就起床,到自己戰友韓有東的床邊坐著。
    “什么?”
    “我睡不著!
    “想到要打仗了,我擔心自己被打死了。你呢?
    “我不想這些!
    趙戰英我看你好像不怕打仗“我什么?”
    他又說:
    我們參加解放軍,有仗打,不是更好嗎。不要去想那些死不死的,多想想打擊越軍,他們槍殺我們的多少同胞!
    “恩,你說的對!
    “”韓有東睡吧,明天一早就出發,我們還要對多個敵人的據點做出偵察!
    “那好吧!
    他倆又小聲聊了一會,趙占英就回到自己床上睡了。
    第二天早晨,在迷迷糊糊床上的睡夢里的趙占英聽到了起床的口哨聲。他一睜開眼,天還沒有亮,是麻麻亮。他知道,他們該出發了。于是,所有戰士都馬上起來,穿好軍衣,緊系上朱紅色皮帶,戴上軍帽,動作非?,
    趙占英知道,今天不是一般的訓練,
    而是馬上對越軍的多個個工事的偵察。這是真正的上戰場。他想道:去吧,不管能出現什么樣的事。他下床,非常熟練,穿上了他喜愛的綠色軍衣,又回身
    ,從床邊拿起朱紅皮帶束緊在他的壯實的腰間,他戴上軍帽和戰士們匆匆到白色墻下的一排的擺放的步槍,拿上自己步槍,跑出營房,這時,他們的王連長,排長早到了。
    他馬上和已經排好的站成三長排戰士和他們站好。
    站好后。在一排長的軍事訓令后,才由王連長說:“同志們,今天我們要執行真正的偵察行動了。這是帶有危險的。大家一定要你聽從指揮,不要大意!
    “是,連長!叭繎鹗亢暗。
    “好。出發!”
    這時,炊事班長已經來到,每一個戰士走過他的放有熱饅頭的大盆子前,拿上二三個饅頭,放進步包里,有的戰士就邊走邊吃。趙占英還是吃,就把兩個放在布包。自己邊吃邊跟著前面的戰士走。
    一會,在蒙蒙亮的天色下,他們上了顯得蒙蒙黑的山了。
    趙占英和他的戰友們隨自己王連長走了一個小時,他們來到了一個高高的山崖下。
    “現在,需要幾個人跟我到山腰里側的一個可能是越軍的炮兵地勢進行偵察!蓖踹B長說。決定帶上幾個戰士去偵察,他回身來,對站在他身邊的戰士們看了看。他首先看到那邊些的、一臉溫存。帶有娃娃氣的英氣的方團臉的趙占英喊了一句:“趙占英,王宏川,唐少貴,你們幾個跟我去!
    “是,連長!
    “一排長,你和大家等在這里!
    “是,連長!
    趙占英沒有想道,
    自己連長會第一個喊上他,他覺得,連里還有老偵察兵,非常的驚喜!他在這樣想時,看到自己王連長和一排長說了話后,就轉過些臉,非常簡捷地一說;"跟我來!
    趙占英看到他目光堅毅,有一種如上了真正的戰場的感覺。然后,王連長沒有把他腰間后皮帶下的手槍拿出來。趙占英等幾個新老戰士隨連長上陡崖去。
    趙占英開始心里茫然了,慌亂,當走近有敵人的地勢,本來就表明,危險來了。
    王連長帶著他們三來到一個越軍的炮兵陣地外的多高的葉草,蹲下。
    王連長邊拿起望遠鏡,邊觀察越軍的這個炮兵陣地的情況,并把他們記錄下來。這一時間,用了十多分鐘。然后,王連長為了更進一步了解的非常詳細,把這一數據通過步行機報上去,就說:“同志們。我們到下面去!
    “是,連長!
    “跟我來!巴踹B長彎下腰,自己首先走在最前面,他覺得自己是大家的偵察連長,就要走到最前面去,不能讓戰士有危險。
    趙占英看到自己連長說完,就馬上向下面葉樹茂盛的山下去,然后,他看到幾個老兵,行動顯得迅速,跟著自己連長走下去。
    自己也跟著走,
    王連長帶著他們下到葉草茂盛的小道一個石頭后,大家知道從這里看到的越軍炮兵陣地更清楚了。
    ,王連長又寫下一些記錄,數據,才非常滿意,就說行了,“同志,我們回去了!
    王連長就抬身來。他想越軍會看不到的。
    這時在幾十米的越軍,看到了前面的葉樹里,有解放軍的戴有綠色軍帽。軍服的身影在樹葉間晃動,
    “隊長,前面樹林里有敵人!”
    “是嗎?”
    “是!
    “你們幾個跟我來!
    然后,有六七個越軍在他們隊長帶領下,悄悄地跑來。
    四。
    已經偵察完越軍的炮兵陣地的解放軍離開了。戰士趙占英還有兩個老兵走在王連長的身后。趙占英對于這次現實的偵察,順利比他先前擔心的已經成為多余的。他覺得和自己連長經歷了一次真正的偵察,這又是一次寶貴戰場經歷,剛才的偵察他沒有?出現擔憂,他知道有自己連長在。他想道:這次過去了,還有下次,再下次。不管與誰去,自己是不害怕了。想到這里,他感到心情暢快的多。好像他做了這次,就永遠沒有了似的。他就邊走邊抬起他帶有娃氣而非常白凈發紅的、英俊的長團臉看看近前的樹葉,又習慣性向后傳。他看到了在后面的被綠色葉樹遮住些的小道上,有多個戴著帆布綠的圓盤帽的,在積極地往?這面動的越軍的身影。就馬上說:“連長,有情況!”
    走在前面的王連長聽到后面的趙戰英的聲音,馬上站住,回轉身來,到已經站住的趙占英身邊,通過眼前的樹葉縫隙,看到有六七個越軍往他們積極地跟來。
    “小趙,你跟我在一起。劉起雨,老向,你倆到那邊!蓖踹B長緊急說。敵人來了,就要消滅他們,盡管比我們多幾個。
    兩個老偵察戰士聽到了連長的命令,非?斓仡I悟了連長意思,他倆馬上后轉,往前面些的一石頭上,趴在上面,這時,王連長說:“小趙,你跟著我”
    “是,連長!
    顯然,王連長在極力照顧沒有戰場經驗的趙占英
    王連長把手示意,趙占英,他倆在兩顆樹子后蹲下,趙占英到自己連長的身后也蹲下,他十分的緊張,這是致命的戰斗,說不定,自己就要死了,也許不是越軍,就是自己戰友。
    趙占英在他身后。而王連長知道,趙占英第一次遇到真正敵人,會慌張的,他只有利用自己經驗,盡量照顧他。
    趙占英看到自己連長馬上把手往他緊系著朱紅色皮帶的腰間上手槍套里,非常沉穩地掏出手槍,在做出及時的準備。他蹲在自己2連長身后,就如一個看不懂的人,感到自己腦袋是空的。這時,他看到自己非常穩沉的連長開槍了。
    之后,他聽到那邊被樹葉擋住兩個老兵開槍了。
    此時,王連長看到越軍要近了,就開槍。王連長看到越軍被他打倒幾個,后面的敵人反應極快馬上趴下。王連長突然跑上去,他緊急利用越軍趴下的這一兩秒鐘的機會,打死更多敵人而突然跑上去,緊急再開槍,把正趴下的越軍打傷一兩個。。
    一個倒下的越軍馬上回滾一邊,顯然,脖子被打傷在流血的他,意識到自己一定要打死這個把他打傷的解放軍打死。就立刻做出反擊。他開槍了。跑近的王連長,被他發出的子彈,從王連長緊系著朱紅色皮帶的腰間射過去。
    看到自己連長跑上去了,趙占英本能地跑上去,他沒有做出什么想法,就跑上去。
    他看到越軍的子彈射過連長緊系著朱紅色皮帶的腰間,看來,連長更危險:有直接被打死的可能。他著急了。要或力圖端槍;因為就看到了趴在前面地上的四個越軍,就下意識地要開槍。王連長做出了回擊,他開槍,顯然,他看見眼前趴在地上的兇惡敵人。頓時,趙占英聽到了兩聲槍響,是來自身后的。他馬上感到是自己身后人開槍了,他知道是兩個老兵。子彈很快撲向趴在地上的四五個越軍。其中,有兩個越軍已經端起沖鋒槍向跑近的王連長的肚皮就要開槍,倆個越軍被打死了。還有三個越軍,緊急向跑近的王連長的肚皮射擊。王連長反應很快,身子往后倒,他頓時看到了子彈從他仰倒的身上如電流激急射過去,
    王連長看到是兩個老兵來,及時打死越軍。這樣,七個越軍,都被打死。王連長立刻意識到什么。認識到這里附近還有越軍,就馬上喊道快走,現在不是抒發心聲的時候。
    他們就趕緊離開那里,
    后,十多分鐘,王連長和他的戰士才安全回到
    等在這里的戰士們?吹竭B長帶著三個戰士安全地回來了,原先的擔憂就沒有了,但是,都想知道他們是怎樣的情形?
    “連長!連長!”
    他們喊道。
    “同志們,現在這一處越軍炮兵弄清楚了。走,我們準備一下,對越軍的711陣地進行偵察!蓖踹B長說。
    “是,連長!
    然后,他們就向前面緩步走去。
    趙占英繼續和自己戰士們向前面走去。他正好和戰士何龍走到最后。剛才的經歷是他有了一個難的的死亡偵察,他看到了連長的對敵人的無所畏懼,兩個老兵的及時跟上,消滅完了敵人的戰斗經歷,他非常抱憾:他剛要開槍打越軍,被后面的兩個老兵先打死了敵人,自己錯過了一次打死越南鬼子的機會。走在他身邊的何龍又羨慕好奇說:“趙占英,這次,你真是幸運,和連長做了偵察!
    “是呀,我都沒有想到連長會喊我!
    “我知道。連長平時就喜歡你。嗯,我們都聽到了槍聲,那是怎么回事?”
    “我們偵察完了敵人的炮兵陣地,回來被2越軍悄悄跟上,我剛好回臉看見,就跟連長說了,他做了布置,還親自跑上去,打越軍!
    “你呢?”
    “我看見連長跑上去了,我也跑上去',剛要打死越軍,王大哥,唐大哥跑上來打死兩個越軍。后又和連長打死完了敵人!
    ”你怕嗎?”
    “是怕!
    “趙占英,別說你,我也怕!
    “別說了。我等于什么都要沒有干!
    “我想以后有機會!
    這時,他們向山地走去,兩邊都是樹子,說到這里,21歲解放軍戰士趙占英看看在灰白色天上面的樹子,準備還要說,就聽到了炮彈聲;他站住了,就往四周看,這時,一炮彈落下來,趙占英本能地把身邊的戰友何龍一推,炮彈落在他的側身邊,頓時,飛起的彈片,把趙占英的腰下和臀部削去,把趙占英削成兩半,當場就死了……

    相關專題:戰士 解放軍

      閱讀感言

      所有關于短篇小說 解放軍戰士趙占英的感言
      一分PK拾app

      <em id="izszp"></em><th id="izszp"><track id="izszp"></track></th>

      <th id="izszp"><track id="izszp"></track></th>
      <dd id="izszp"><big id="izszp"></big></dd>

        <em id="izszp"></em>

      1. 佳木斯 | 襄阳 | 盘锦 | 楚雄 | 五家渠 | 抚顺 | 肥城 | 泗洪 | 清徐 | 韶关 | 哈密 | 岳阳 | 和田 | 晋中 | 简阳 | 昌吉 | 佳木斯 | 六盘水 | 阜新 | 项城 | 常德 | 齐齐哈尔 | 新余 | 松原 | 白城 | 青海西宁 | 黄山 | 建湖 | 甘南 | 滨州 | 天长 | 双鸭山 | 清徐 | 甘肃兰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东莞 | 广州 | 仁寿 | 保山 | 甘孜 | 保亭 | 湖北武汉 | 宜都 | 安顺 | 宜春 | 七台河 | 达州 | 海西 | 河源 | 榆林 | 天长 | 南安 | 鸡西 | 余姚 | 焦作 | 龙口 | 云南昆明 | 莱芜 | 玉林 | 泸州 | 宝应县 | 榆林 | 湘西 | 云南昆明 | 雄安新区 | 清徐 | 衡水 | 嘉兴 | 阳江 | 亳州 | 桐城 | 蚌埠 | 仙桃 | 泰兴 | 石河子 | 宜昌 | 高密 | 普洱 | 顺德 | 衢州 | 毕节 | 平凉 | 江门 | 青州 | 十堰 | 玉溪 | 保定 | 吉林 | 琼中 | 天水 | 海门 | 基隆 | 东阳 | 巢湖 | 连云港 | 神木 | 阿克苏 | 宁波 | 定州 | 宁波 | 驻马店 | 巢湖 | 迁安市 | 海门 | 邹平 | 广汉 | 湖州 | 湖北武汉 | 阜新 | 深圳 | 铜川 | 雅安 | 阿勒泰 | 保定 | 西双版纳 | 邹平 | 黄冈 | 广安 | 安顺 | 辽阳 | 贺州 | 海丰 | 庄河 | 醴陵 | 中山 | 甘孜 | 厦门 | 汕头 | 阳春 | 五家渠 | 汕尾 | 博尔塔拉 | 鞍山 | 大同 | 东方 | 长治 | 宁夏银川 | 河池 | 鄂尔多斯 | 黔南 | 张家界 | 平顶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辽阳 | 五家渠 | 山南 | 荆州 | 吕梁 | 云南昆明 | 单县 | 延安 | 韶关 | 新沂 | 七台河 | 荣成 | 儋州 | 驻马店 | 鹤壁 | 普洱 | 金昌 | 宁国 | 滁州 | 山南 | 淮北 | 昭通 | 陇南 | 永康 | 姜堰 | 衡阳 | 朔州 | 吕梁 | 慈溪 | 潍坊 | 醴陵 | 迁安市 | 河南郑州 | 北海 | 东阳 | 焦作 | 钦州 | 任丘 | 吐鲁番 | 双鸭山 | 丽江 | 铜仁 | 台山 | 本溪 | 宝应县 | 东方 | 松原 | 阿拉尔 | 招远 | 湘西 | 昆山 | 泰安 | 长治 | 陵水 | 建湖 | 涿州 | 安庆 | 白城 | 台中 | 陵水 | 阿拉尔 | 泸州 | 巴中 | 正定 | 阿克苏 | 襄阳 | 锡林郭勒 | 鹤岗 | 三门峡 | 枣庄 | 保亭 | 云南昆明 | 肥城 | 黑龙江哈尔滨 | 乌海 | 固原 | 百色 | 赣州 | 醴陵 | 阳泉 | 广安 | 河池 | 临猗 | 泗洪 | 大同 | 汉中 | 南安 | 锡林郭勒 | 葫芦岛 | 武安 | 瑞安 | 潜江 | 龙岩 | 建湖 | 平潭 | 江苏苏州 | 苍南 | 衢州 | 玉溪 | 淄博 | 黄冈 | 保定 | 天门 | 泗阳 | 商洛 | 黔南 | 文昌 | 巴中 | 阿坝 | 巴彦淖尔市 | 抚顺 | 安庆 | 莆田 | 湘潭 | 抚州 | 镇江 | 玉树 | 昌吉 | 钦州 | 昆山 | 吉林 | 余姚 | 山西太原 | 台州 | 朝阳 | 黄石 | 沧州 | 五家渠 | 株洲 | 南京 | 济源 | 五家渠 | 达州 | 平凉 | 吴忠 | 吴忠 | 仁怀 | 昭通 | 遵义 | 山南 | 淄博 | 东阳 | 塔城 | 苍南 | 汝州 | 乐山 | 赵县 | 临沂 | 乳山 | 嘉峪关 | 嘉善 | 大兴安岭 | 宝应县 | 兴安盟 | 铜仁 | 桓台 | 岳阳 | 贺州 | 天水 | 嘉峪关 | 曹县 | 昌吉 | 达州 | 和田 | 阳春 | 四川成都 | 东阳 | 赵县 | 河池 | 哈密 | 定州 | 莱芜 | 偃师 | 嘉兴 | 六安 | 陇南 | 张北 | 吕梁 | 大连 | 保定 | 通辽 | 宝鸡 | 陵水 | 晋江 | 雅安 | 荆门 | 吉安 | 浙江杭州 | 金坛 | 聊城 | 朔州 | 枣庄 | 桐乡 | 淮安 | 安庆 | 包头 | 通化 | 德宏 | 西双版纳 | 晋中 | 新乡 | 东海 | 澄迈 | 柳州 | 营口 | 晋江 | 日喀则 | 鸡西 | 鄂尔多斯 | 燕郊 | 黔南 | 禹州 | 阳春 | 七台河 | 大兴安岭 | 淮南 | 武威 | 阳泉 | 海门 | 北海 | 四川成都 | 黔南 | 保山 | 高密 | 怀化 | 包头 | 张家界 | 无锡 | 白沙 | 莒县 | 延安 | 临汾 | 保定 | 武夷山 | 台湾台湾 | 张家界 | 绥化 | 池州 | 基隆 | 山南 | 宜都 | 澄迈 | 临汾 | 昭通 | 东海 | 湖北武汉 | 浙江杭州 | 咸阳 | 巢湖 | 明港 | 无锡 | 潜江 | 延安 | 邯郸 | 十堰 | 烟台 | 海拉尔 | 宁波 | 保亭 | 海北 | 金坛 | 博罗 | 乌兰察布 | 乐山 | 基隆 | 淮安 | 章丘 | 巴音郭楞 | 威海 | 双鸭山 | 武威 | 河南郑州 | 南京 | 潮州 | 永康 | 鄢陵 | 金华 | 吐鲁番 | 海宁 | 新泰 | 大兴安岭 | 东营 | 嘉峪关 | 吐鲁番 | 惠东 | 柳州 | 正定 | 邯郸 | 和田 | 桐城 | 湘西 | 灌南 | 邯郸 | 防城港 | 清徐 | 亳州 | 白银 | 辽宁沈阳 | 和田 | 楚雄 | 双鸭山 | 香港香港 | 吕梁 | 建湖 | 台湾台湾 | 邯郸 | 临沂 | 寿光 | 周口 | 醴陵 | 厦门 | 攀枝花 | 香港香港 | 改则 | 佳木斯 | 丽水 | 灌云 | 六盘水 | 泉州 | 漯河 | 武夷山 | 凉山 | 白城 | 如皋 | 玉环 | 山东青岛 | 巴彦淖尔市 | 安庆 | 燕郊 | 江苏苏州 | 凉山 | 自贡 | 盘锦 | 广安 | 泗洪 | 深圳 | 上饶 | 吕梁 | 怒江 | 安岳 | 泰兴 | 慈溪 | 包头 | 益阳 | 迪庆 | 安岳 | 海丰 | 庆阳 | 淮南 | 深圳 | 定西 | 霍邱 | 临沂 | 乌兰察布 | 河源 | 南充 | 广饶 | 海拉尔 | 寿光 | 那曲 | 改则 | 淮北 | 株洲 | 六盘水 | 铜仁 | 陕西西安 | 威海 | 五家渠 | 台湾台湾 | 防城港 | 商洛 | 白城 | 惠东 | 黄南 | 松原 | 白沙 | 广西南宁 | 广元 | 滕州 | 葫芦岛 | 海门 | 营口 | 焦作 | 荆门 | 温岭 | 吴忠 | 曲靖 | 济南 | 邯郸 | 博尔塔拉 | 石狮 | 咸阳 | 溧阳 | 常州 | 天水 | 诸城 | 三亚 | 安康 | 岳阳 | 铜川 | 钦州 | 鄂州 | 清徐 | 博尔塔拉 | 柳州 | 昭通 | 霍邱 | 鄂州 | 馆陶 | 玉树 | 宁波 | 宝应县 | 新余 | 绥化 | 湖南长沙 | 泰州 | 铜仁 | 大连 | 临汾 | 十堰 | 醴陵 | 三明 | 汝州 | 扬州 | 山南 | 江苏苏州 | 牡丹江 | 周口 | 吉林长春 | 莆田 | 招远 | 广安 | 云浮 | 清徐 | 山东青岛 | 大连 | 新疆乌鲁木齐 | 绥化 | 安顺 | 涿州 | 保山 | 海西 | 鹰潭 | 石狮 | 南平 | 固原 | 承德 | 淮南 | 邢台 | 平凉 | 永州 | 郴州 | 郴州 | 兴安盟 | 来宾 | 公主岭 | 佛山 | 海安 | 汉川 | 白城 | 淮安 | 宁德 | 东阳 | 乐山 | 永康 | 湛江 | 唐山 | 莒县 | 汝州 | 肇庆 | 邵阳 | 塔城 | 衢州 | 雅安 | 运城 | 诸暨 | 达州 | 馆陶 | 六安 | 菏泽 | 沭阳 | 齐齐哈尔 | 绵阳 | 呼伦贝尔 | 朝阳 | 常德 | 柳州 | 张掖 | 临海 | 桂林 | 郴州 | 绥化 | 桐乡 | 葫芦岛 | 通辽 | 海安 | 琼中 | 海门 | 海安 | 海南海口 | 丹东 | 葫芦岛 | 三明 | 昭通 | 雄安新区 | 项城 | 三门峡 | 六安 | 鄢陵 | 韶关 | 宝应县 | 保定 | 宁国 | 新疆乌鲁木齐 | 宁国 | 自贡 | 大理 | 临汾 | 来宾 | 包头 | 巴彦淖尔市 | 唐山 | 曲靖 | 赣州 | 青州 | 鹤壁 | 天门 | 明港 | 明港 | 泸州 | 固原 | 黔东南 | 贵州贵阳 | 烟台 | 孝感 | 文山 | 台湾台湾 | 荆州 | 武夷山 | 宁夏银川 | 灵宝 | 五家渠 | 如皋 | 青州 | 阜新 | 沧州 | 石狮 | 桐城 | 铜陵 | 广元 | 青州 | 河源 | 沭阳 | 大庆 | 兴安盟 | 韶关 | 铁岭 | 运城 | 新余 | 章丘 | 乌兰察布 | 黄山 | 吉林长春 | 黄南 | 西藏拉萨 | 淮南 | 柳州 | 德州 | 阿克苏 | 湖北武汉 | 厦门 | 昌都 | 济南 | 青海西宁 | 海南 | 临沧 | 商丘 | 玉林 | 鹤壁 | 正定 | 芜湖 | 陵水 | 南京 | 百色 | 文昌 | 灌云 | 兴安盟 | 南平 | 赵县 | 昆山 | 临夏 | 肥城 | 十堰 | 南京 | 永康 | 徐州 | 许昌 | 绵阳 | 白山 | 遂宁 | 荣成 | 酒泉 | 台中 | 黔南 | 海门 | 德州 | 嘉兴 | 宜昌 | 淮安 | 海安 | 江西南昌 | 乐清 | 涿州 | 伊犁 | 防城港 | 万宁 | 海东 | 新沂 | 邢台 | 和县 | 博罗 | 济宁 | 绵阳 | 偃师 | 燕郊 | 宜春 | 宿州 | 甘肃兰州 | 绥化 | 铜川 | 临猗 | 赤峰 | 常德 | 仁怀 | 博罗 | 德阳 | 博尔塔拉 | 漯河 | 朝阳 | 朝阳 | 安阳 | 海南 | 德州 | 陇南 | 塔城 | 承德 | 阿坝 | 嘉兴 | 武安 | 荆州 | 平顶山 | 黄冈 | 揭阳 | 灌南 | 商丘 | 衢州 | 滕州 | 日喀则 | 昌吉 | 上饶 | 丽水 | 舟山 | 宁德 | 德阳 | 六安 | 日照 | 基隆 | 广饶 | 菏泽 | 泰州 | 博尔塔拉 | 淮南 | 吐鲁番 | 东台 | 庄河 | 宜都 | 湖南长沙 | 台北 | 西双版纳 | 章丘 | 瑞安 | 贵州贵阳 | 包头 | 榆林 | 永新 | 嘉兴 | 蓬莱 | 十堰 | 临沂 | 黄石 | 嘉兴 | 泗洪 | 百色 | 项城 | 凉山 | 清徐 | 莱芜 | 广西南宁 | 神农架 | 湘潭 | 鞍山 | 舟山 | 河南郑州 | 河池 | 绍兴 | 荆门 | 汝州 | 阿拉尔 | 抚顺 | 眉山 | 抚顺 | 阿拉尔 | 五指山 | 周口 | 乐山 | 滁州 | 平凉 | 公主岭 | 大庆 | 临沂 | 南京 | 延边 | 眉山 | 白城 | 铁岭 | 防城港 | 辽阳 | 浙江杭州 | 桐城 | 定西 | 平顶山 | 明港 | 铜陵 | 惠州 | 宝应县 | 乌兰察布 | 山西太原 | 自贡 | 邹平 | 明港 | 邯郸 | 葫芦岛 | 新沂 | 固原 | 公主岭 | 曲靖 | 泉州 | 桂林 | 滨州 | 阳春 | 湖北武汉 | 本溪 | 沧州 | 慈溪 | 章丘 | 台州 | 黄石 | 晋江 | 鹤壁 | 柳州 | 葫芦岛 | 保定 | 长治 | 武威 | 白城 | 琼海 | 宁国 | 武安 | 兴安盟 | 仁寿 | 曲靖 | 吉安 | 台湾台湾 | 包头 | 深圳 | 酒泉 | 清远 | 昭通 | 宁国 | 金昌 | 淄博 | 灌云 | 吉林 | 湘潭 | 淮安 | 绍兴 | 宜都 | 河池 | 吉林长春 | 呼伦贝尔 | 鹤岗 | 海门 | 深圳 | 济源 | 汕尾 | 安吉 | 铜仁 | 固原 | 攀枝花 | 怒江 | 南京 | 阿勒泰 | 大庆 | 包头 | 辽源 | 乳山 | 平潭 | 阿拉尔 | 东方 | 南阳 | 阿里 | 北海 | 益阳 | 鄢陵 | 乐清 | 灌南 | 大连 | 大庆 | 漯河 | 新乡 | 阳春 | 宿迁 | 德宏 | 唐山 | 锡林郭勒 | 黔东南 | 如东 | 青海西宁 | 海门 | 宿迁 | 定安 | 泗洪 | 馆陶 | 甘肃兰州 | 金华 | 攀枝花 | 新余 | 眉山 | 徐州 | 宜春 | 高密 | 新疆乌鲁木齐 | 通化 | 陕西西安 | 南京 | 崇左 | 临汾 | 贵州贵阳 | 临汾 | 漯河 | 台湾台湾 | 宜昌 | 河源 | 任丘 | 马鞍山 | 安康 | 定西 | 沭阳 | 抚州 | 鹤壁 | 高密 | 萍乡 | 海东 | 岳阳 | 广西南宁 | 大连 | 哈密 | 邹城 | 聊城 | 汝州 | 宁德 | 乌兰察布 | 牡丹江 | 三河 | 天水 | 日照 | 神木 | 禹州 | 黑河 | 平顶山 | 黔东南 | 盘锦 | 吉林长春 | 海东 | 梅州 | 舟山 | 克孜勒苏 | 兴化 | 凉山 | 孝感 | 石狮 | 咸阳 | 杞县 | 德清 | 定州 | 屯昌 | 阿拉尔 | 东台 | 汉川 | 大连 | 榆林 | 白山 | 枣阳 | 临沧 | 通辽 | 大理 | 和田 | 金昌 | 仁寿 | 营口 | 宜宾 | 南安 | 克孜勒苏 | 淮南 | 遵义 | 高密 | 滁州 | 阜新 | 三门峡 | 泗洪 | 顺德 | 赤峰 | 珠海 | 葫芦岛 | 甘肃兰州 | 阳春 | 西藏拉萨 | 潜江 | 滁州 | 阿里 | 乌兰察布 | 琼中 | 阿拉尔 | 临夏 | 靖江 | 安庆 | 佛山 |